王善刚贺年新作:纪实文学《反戈》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3-01-28 10:29:00 论坛

   

   

   

  上部:

  《兵变纸坊》

  一、密杀令

  1942年4月一天。

  甲子山群峰连绵起伏,近处柳绿花红。

  莒南县李家彩村。

  国民党苏鲁战区总部政务处长兼秘书主任郭维城,夹着公文包,神色凝重地向着总司令于学忠的住处走去。

  郭维城,1912年8月出生,辽宁省义县人,满族 1933年4月在上海复旦大学读书时加入中国共产党 。之后,受党的派遣,参加了东北军,任张学良将军的机要秘书,参加了著名的“西安事变”。“七.七”事变后,郭维城随着国民党第五集团军, 参加了淮河、台儿庄、武汉等著名战役。1938年底,随于学忠将军的苏鲁战区总部来到沂蒙山区,在白色恐怖下,郭维城,利用自己的独特身份作掩护,忍辱负重,为党工作,屡建奇功,并素以镇定自若而著称。

  然而,他此时的脚步,却显得有些匆急。他要上呈给于学忠的这份来自重庆的十万火急的电报,是蒋介石的一份密杀令。

  蒋介石恨的咬牙切齿急于处决的对象,就是东北军著名青年抗日将领,中共特别党员,111师333旅旅长万毅。

  远在重庆的蒋介石,此时为何在他的官邸里,大发雷霆,非要置万毅死地不可?

  “九.二二”锄奸运动,则是引发蒋介石杀机的根由。

  1940年9月,国民党57军缪澄流,阴谋叛国投敌,与日军鹫津师团,在陇海路北的东海县牛山镇 ,达成了“共同防共,互通情报”的协议,为打击投降派的叛国罪行,是月22日晚,万毅与111师长常恩多等人在临沭县东盘村,发动兵变,逮捕了缪澄流等人。史称“九.二二”锄奸运动。

  “九.二二”锄奸运动,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利用东北军在山东发动内战的企图,本是抗日阵营的一大壮举,但常、万两将军,不仅没有得到赞扬,反而受到了以蒋介石为首的反动派的打击和迫害。他们唯恐东北军和我八路军结成统战关系,赤化东北军,于是,先借常将军病重之机,剥夺了他的兵权,继而又秘密逮捕了万毅旅长。

  白纸黑字,寥寥数语……

  密杀令,犹如头顶悬刀……

  万毅,危在旦夕,分秒必争……

  经过一番紧张的思索,郭维城决定利用于学忠是东北军的元老和万毅同是张学良将军爱将的关系,痛说利弊,力保万毅,然后在相机行事…..,想到这里,主意已定,郭维城把烟头狠狠地一掷 ,略整军帽,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

  “维成,一大早有事吗?”一身淡黄色纺绸衣裤打扮,正在埋头书案批阅公文的苏鲁战区总司令于学忠,掷笔抬头问道。

  “回总座,重庆急电——”

  “念——”

  “是!奉总裁谕,万毅通敌叛国,就地秘密处决!”郭维城一字一句顿地读完电报。

  “啊!——”于学忠听罢,吃惊地夺过电报,看了半天也没有缓过神来。

  于学忠,作为东北军的元老,自然对部属旧谊尚存,尽力保护袍泽。然而,作为一名旧军人,他又有对蒋介石必须听命的正统观念。

  杀万毅,万毅战功卓著,何以服人?公开审判,尚无把柄,秘密处决更何以告示天下?……

  然而,不杀万毅,老蒋怪罪下来,又如何是好?于学忠想到这里,颇感左右为难。他站起身,边搓手边问道:“维城,你看这事怎么办好?——”

  “回总座,据卑职了解,万毅确无通敌之嫌。他作战勇敢,屡立战功,尤以连云港保卫战,万旅长亲率敢死队,夜摸敌营,大刀砍敌数百,是有功之臣。而杀万毅容易,但对抗日救国不利,将来少帅复位,问起此事,怎么交代?所以总座无论如何不能处决万毅!”

  “可军命难违啊!……”于学忠闻言后,点了点头,又搓起了手。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蒋委员长要杀万毅,知其为公理正义不容,所以才下令秘密处决。依卑职所见,为示慎重,还是听听常师长的意见,再做定夺,这样进退岂不皆可自如!”说到这里,郭维城,又进身向前, 小声说道:“再说,咱现在还驻在111师的防地 ,虽说是常恩多尚在病中,但万一因为万毅,寒了弟兄们的心,引出了什么麻烦,如何是好?……”

  “嗯,对,有理!……”于学忠听罢郭维城的分析,十分赞赏地点了点头后说:“维城,就按你说的办,通知参谋长王静轩,去常恩多处,听听他的意见!”

  “是!”郭维城敬礼转身离去。

  ……

  郭维城离开于学忠寓所后,没有先通知王静轩。而是给常恩多师长写了一封密信。要他挟一师重兵之威 ,死保万毅。信写好后,当即派自己的亲信,飞马速送纸坊村 111师常恩多处。

  蹄声远去……

  郭维城紧皱眉头,一支接一支地抽着香烟,他深知,即将到来的斗争,将步步伏设诡密,充满刀光剑影……

  二、抗 命

  纸坊村。

  国民党57军111师师部驻地。

  重病在身的常恩多师长,刚刚读罢郭维城的密信,此刻正躺在病榻上,心潮难平。

  常恩多,1896年出生于辽宁省海城市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从小就己耳闻目睹了日本侵略者残害中国人民的种种罪行。因此 ,他怀着对敌人的强烈仇恨,毅然从军。东北军易帜后。他任团长。常恩多为人正直,清廉自守,倾向革命,早在1934年在湖北红安奉命与红军徐海东部对峙时,就曾与中共地下党有过秘密接触,并曾受到红军总参谋长叶剑英的接见。抗日战争爆发后,他率部转战南北,屡创敌寇,并于1939年4月,经中共山东分局书记朱瑞批准为中共特别党员。

  1940年 , 他率部经江苏来到山东省临沭县东盘村,为打击国民党反动派,他和万毅一起发动了著名的“九.二二”锄奸运动。然而,常、万及111师的爱国正义举动,引起了蒋介石的极为不满,几次要撤掉常的职务。同时,111师内部的国民党特务和少数利禄熏心之徒,也处心积虑地架空他,剥夺了他的兵权。

  常恩多报国无门,悲愤交加,肺结核病复发,卧床不起,但他坚信,光明必定战胜黑暗。想到这里,他颤抖着手,划着了火柴,烧掉了郭维城的密信,准备迎接王静轩的到来。

  “战区王参谋长到!……”随着传令兵的秉报声,身穿将校呢军装的王静轩拎着两盒点心,来到常恩多的病榻前,稍事寒暄,便挑明来意。没等王静轩说完,常恩多瘦削的脸颊变得涨红起来,他火冒三丈非常气愤地说道:“这不是处置万毅,这是要处置每一个杀敌有功的人啊!……”

  “常师长,请息怒,息怒!……”王静轩一看常恩多怒火中烧,连忙陪着笑脸说道。

  常恩多大义凛然地继续说道:“万毅是我的老部下,他没有罪。如果于总司令一定要处决,那就先解散111师,然后再杀我常恩多!……”说到这里,他由于过分激动,一阵剧烈的咳噪后,往痰盂里吐了好几口鲜血。他接过传令兵端过的漱口水,漱了漱口,便痛苦地合上了眼睛,不再理睬来人。

  王静轩见状,便匆匆告辞,回到总部向于学忠作了汇报。

  于学忠听后,挠开了头皮:“维城啊,我这是‘野猫钻灶火筒’—两头受气啊!——”

  “总座戏言。以卑职之见,少帅对万毅十分器重,常师长的脾气您也了如指掌。现在国难当头,用人之际,您还是在蒋委员长面前,保下万毅,这是上上之策!”郭维城说到这里,又在沙发上朝前挪了挪身子,压低声音说道:“再说委员长善于覆手为云,翻手为雨。您若真要处决了万毅,少帅将来问起来,这枉杀抗日有功之臣的罪名,还不是由你来担当!……”

  于学忠听罢,赞同地瞅了郭几眼,点头沉吟道:“说得好!咱老于不当那捕蝉的螳螂,还怕那腚后的黄雀吗?”

  在郭维城的反复劝说下,于学忠最后终于下了决心“回委员长电,查万毅在抗战期间,作战勇敢,杀敌锄奸,屡建功勋,并无通敌之嫌,前电密裁之事,所令碍难执行。”

  “是!——”郭维城兴奋地转身而去。

  三、蒋介石火了

  重庆。

  黄山风景区,林深雾漫。

  精巧的云岫楼,蒋介石的私人官邸。

  此时蒋介石手拿于学忠的复电,气歪了脸。

  “娘希匹,这个于学忠,老滑头!”蒋介石一通肝火发罢,又派他的亲信,国民党中将特务周复,从重庆来到苏鲁战区总部任政治部主任,监督于学忠处决万毅。

  周复手握尚方宝剑,一到总部,就傲慢地问于学忠:“万毅不仅锄奸不对,就是在西安事变中,也是不恭委员长。”他责问于学忠为何违抗蒋介石的命令,不处决万毅。

  于学忠作为东北军的元老,自然不会轻易就范。他气愤的反问道:“我一生从没有秘密处决过一个人,万毅杀敌有功无罪。如果有罪,就以军法会审,名正典刑,何以要秘密处决!”

  周复那阴鸷目光透过金丝眼镜,斜睨着于学忠说道:“他是共产党!”

  “他是我的旅长!”于学忠当仁不让,针锋相对。

  周复是个刚愎自用的人,哪受过这样的奚落。他“霍”地站了起来,逼近于学忠:“你拒不执行委座的命令,就是不忠于总裁,不忠于党国!”

  于学忠也发起了脾气,他把手中的茶杯猛地往桌上一摔,手指着周复,大声吼骂起来:“你给我滚出去!要处决万毅,你先处决我好了!”

  周复看到于学忠真的发起了肝火,就像霜打得茄子似的焉了。他悄然起身,灰溜溜地走了。回到住所,向蒋介石发去了密电。

  蒋介石连看了数遍周复来电,也挠起了光光的头皮。他再三思忖,鞭长莫及,无有良策。最后也只好同意于学忠的意见,将万毅军法会审。

  面对周复甚嚣尘上的活动,几天来一直在暗处秘密监视他的郭维城,意识到,用正常的合法手段来搭救万毅,胜算甚少。为了打击反动派,他和常恩多经过多次密议,决定在适当时机,组织111师反戈起义,以救万毅。

  然而,由于对万毅的军法会审提前开庭,周复等人要置万毅于死地,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8月2日中午,郭维城决计去探望已告“病危”的常恩多师长,提前兵变,救出万毅。

  病榻上的常恩多,脸色蜡黄,病入膏肓。他犟打着精神,听完郭维城的诉说后,缓慢的说道:“我们必须走在他们的前面,马上动手,这样,咱111师才会走向光明,万毅才能有救!”随后,他颤抖着手,给部下写了手令,要他们追随郭维城,达到杀敌锄奸之大欲。郭维城忍着悲痛,接过手令,对常恩多说:“请师长放心,为百十一师举义成功,救出万毅,我定当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郭维城告别常恩多出来时,已是下午时分,天还那么热,地里的玉米叶子晒得无精无彩的耷拉着。偶尔一阵风过,也是热的烫人。

  天热,心燥。郭维城站在村前的小河的青石桥头,默默地抽着烟,近处柳荫底下,两个带着111师臂章的哨兵,正在换岗。

  郭维城深沉的目光地凝视着那块绷在士兵臂上的111师的粗布臂章。

  白底蓝字“111师”四个字聚焦了郭维城的思维。

  他的大脑飞速地旋转着。他,深知自己作为一个刚满30岁的年轻军官,于111师历史渊源甚浅,仅凭个人的勇气和谋略,组织好这次起义,实现常恩多的夙愿,胜算难卜,必须和隐蔽在111师的党组织取得联系。想到这里,他晚饭也没吃,找到中共111师工委书记张苏平,地下党员刘祖荫等人紧急密议后,张苏平代表工委决定由郭维城寻找万毅,已助举义成功,同时并向他推荐了特务排排长张德福等我党地下工作者。

  当天傍晚,郭维城偕妻子一起,以看望朋友的名义,来到关押万毅的张家石旺总部特务营营部。

  麦场上的三间场屋就是万毅的囹圄之地。好在警卫疏少,郭维城借机,把111师准备起义的事,通报了万毅。并告诉他到时要准备搭救他,由常恩多的副官刘唱凯带骑兵从西南小门,接他出去。之后,郭维城悄然离去。

  万毅早有越狱打算。郭维城走后,他再三思忖,为防夜长梦多,当夜11时即设法缒墙脱离虎口。

  四、兵变在子夜

  一夜未眠。

  几近天明时,郭维城才囫囵地打了个盹。

  8月3日早晨,郭维城起床后,简单漱洗后,便像往常一样,来到战区总部。

  刚进门,于学忠见到他,变脸色阴沉起来:“万毅跑了,你知道吗?”

  “回总座,我不知道!”郭维城心中一惊一喜,不卑不亢立正答道。他心中喜得是,万毅终于脱离了危险,惊得是详情不明。

  “听说,昨晚你去监狱看万毅了?”于学忠继续发问。

  郭维城闻言,心中骤然一紧,但马上稳定了情绪,平静地答道:“是的,我去看过他。”

  “你都和万毅说了些什么?”于学忠步步紧逼。

  “没说什么呀,只是提到常师长病重……”

  “这话不该说,……”于学忠皱起眉头:“有人说,你走后他就跑了!……”

  郭维城故作气恼的说:“总座,我跟随你和少帅这么多年,想不到有人跟我栽这个脏 叫我背黑锅。我要如果去给万毅通风报信,干嘛不派人背地里去,还带着老婆一块去!……”

  “奥,你是和内眷一块去的……”于学忠听到这里,口气变得有些松缓起来。

  郭维城看到于的神情有了变化,便接着说道:“总座不要着急,上面怪罪下来,无非就是失职。就是把万毅抓回来,还不是得经你的手杀掉,最后您还不是得沾俩手血!”

  于学忠听罢。沉思了片刻,手拍了拍前额:“跑就跑了吧,你回去吧!……”

  “是!……”郭维城告辞了于学忠,出了大门 ,方长舒了一口气。但他知道于学忠虽然被他搪塞应付了过去,但周复和他的鹰隼一样的特务们,绝不会和他善罢干休,随时扣押他。个人的安危,郭维城早已置之度外,但他和常师长密议起义的计划瞬息都可能化为泡影。

  兵贵神速。

  郭维城从总部出来后,未及回家,便单枪匹马,直奔纸坊 111师常恩多处。

  见到常师长后,郭维城便把万毅越狱和发生的情况详细地对他说了一遍,常师长听后,蜡黄的脸颊腾起了红晕,激动的说:“事不宜迟,立即行动!”并写下了起义手谕,交给郭维城。

  郭维城按照常恩多的命令,迅速找来常恩多的副官刘唱凯,工兵营王营长,特务排排长张德福等人,进行密议,按照常恩多的命令,首先逮捕111师内部的反动军官陶景奎、刘晋武、龚晓清、刘宗彦等人,切断他们与队伍的联系,然后于当夜子时,全师起义……

  午后两点钟,刘唱凯电话通知各旅、团长到师部开会,早已心怀鬼胎,要当师长的陶景奎、刘晋武、龚晓清、刘宗彦等人闻讯后,都暗暗窃喜,各自盘算着,加官进爵的时候到了。于是他们个个衣冠楚楚,跨蹬上马,打鞭直奔师部而来。

  早已在大门外等候多时的刘唱凯副官,见他们一行人马来到,便笑嘻嘻地迎了上去:“各位长官,师长正在打针,请先到东屋凉快!”

  陶景奎等人,正嘻嘻哈哈要往屋里走,刘副官突然把大门一关,拔出左轮手枪,高喊一声:“弟兄们,出来吧!”这帮家伙还没弄清怎么回事,便见两边东西厢房冲出来七八个手枪兵,他们端着的20响快慢机大张着机头,围上来,三下五除二缴了他们的枪。

  瓮中捉鳖,首战告捷。维城又按照常恩多的意见,召集了孙立基 、关靖寰、张绍骞等起义骨干,宣布了起义于当晚子夜时分开始,要他们回去后,向部队作好战前动员。为确保起义顺利成功,同时还更换了少数军官,进一步清理了111师内部的反动势力。

  当晚12时,随着三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臂扎白毛巾的111师起义官兵,沿着坎坷崎岖的山路,越过村庄,穿过树林,翻过山岭,直扑敌人的阵地,战斗打响了。

  炒豆般的枪声中,六六一团二营在阎普的带领下,围歼了李延修和历保元的全部反动地主武装,六六二团三营在韩希孟营长的率领下,六六六团团副彭景文卷着袖子,提着匣子枪率领一、三营,分别从东、西两面迅速包围了鲁苏战区总部驻地张家石旺。战区总部特务营的官兵也打起了红旗,自愿加入了起义队伍的行列。

  眼看大势已去的于学忠派人和郭维城得联系,他赞成“八三”举义,并说他的部下走到他的头里去了,要求留下他的自动枪排,以作自卫。郭维城慨然放行。于学忠(1890~1964)字孝侯,国民党抗日爱国将领,陆军二级上将。山东省蓬莱(今蓬莱市)于家庄人。

  于学忠生于旅顺,少时就读后从军。1930年9月,受命率领东北军第1军随张学良从沈阳出发,入关进驻北平,被南京政府任命为平津卫戍司令。1931年任第1集团军总司令。“九一八事变”后,他积极主张抗日。1932年8月改任河北省主席兼北平军分会委员。1933年4月任华北军第1军团总指挥兼陆军第51军军长,1933年6月移师天津兼任天津市市长。张下野出国后,他手握重兵常与日军针锋相对。日本侵略军以于学忠为其侵略华北的障碍,多方利诱、威胁,甚至使出暗杀手段,于学忠皆不为所动。1935年4月晋升陆军二级上将。1935年6月后调任陕甘边区“剿匪”总司令,1935年11月任甘肃省主席,当选为中国国民党第5届中央执行委员。1935年冬任西北“剿匪”第2路军总司令。1936年12月“西安事变”时,他支持张学良“兵谏”,拥护团结抗日,参与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采取与共产党合作抗日的立场,并积极配合张的一切行动。

  1937年“七七” 事变后,任第3集团军副总司令,奉命率部守卫山东海防。次年1月,任第3集团军总司令,率部先后参加津浦路南段战役、淮河战役、台儿庄战役及武汉会战(武汉保卫战),屡立战功,给日军以沉重打击。

  1939年,任鲁苏游击战区总司令,指挥第51军、57军在苏鲁交界处与八路军合作抗战。次年,兼任山东省政府主席、鲁南游击总指挥。1944年3月,调任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副院长 。1945年5月,当选为中国国民党第6届中央执行委员。

  解放战争期间,任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委员。1949年初,蒋介石胁迫其前去台湾,于学忠不从,隐居四川乡村。

  建国后,曾任第1届全国政协委员、国防委员会委员、河北省人民委员会委员、河北省体委主任等职。1964年9月22日病逝于北京,终年74岁。 此是后话。

  火燎蜂窝,铁锤砸蛋。当晚整个甲子山区,枪声阵阵,敌人一触击溃。重庆来的周复更是惊弓之鸟,带着他的几个亲随,连夜跑没影了。不过,也是这位要置万毅于死地的周复,在此后的抗日战斗中,血洒疆场,壮烈殉国,也是一条好汉。那是1943年2月20日,时任国民党苏鲁战区政治部主任周复率部在安丘西南城顶山,与日军遭遇,激战中他英勇杀敌,身中八弹,不幸牺牲。1995年8月22日,山东省人民政府追认其为革命烈士。这就是历史。

  8月4日早晨,太阳爬上了甲子山。金色的阳光洒满了鲁东南平原。

  经过一夜的激战,“八三”起义顺利告捷。

  一夜未眠的郭维城来不及与战友们分享胜利的喜悦,便委托中共地下党员刘祖荫本着张学良、杨虎城两将军的八项救国主张的基本精神,起草了“八三” 起义的通电和宣言,并速派人与中共山东分局、抗大一分校及八路军山东纵队二旅取得联系,速接万毅返回部队。

  “八三”起义,给抗日军民极大地鼓舞,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但惊魂稍定的敌人,决不甘心他们的失败,

  8月7日晚,侥幸逃脱的刘晋武等人收买了工兵营,沿纸坊南北胡同,向起义总部发起进攻。战斗打得十分激烈,叛军一度攻到了大门前。郭维城临危不惧,亲自指挥特务连,上了房顶,居高临下,以猛烈的火力,打退了敌人的反扑。之后,他征得按照常恩多的同意,率部于8日凌晨由纸坊向莒南县王家坊前转移。这时,全师计有官兵3000余人携带1200多支步枪、60多挺机枪、30支自动步枪、200多只短枪、两挺重机枪、两门平射炮、两门迫击炮,20多部电台、80多匹马和大量弹药。

  在111师的行军转移中,常恩多师长溘然长辞。

  郭维城强忍住巨大的悲痛,终于把111师这支从敌人营垒中反戈出来的部队,交给了我们党,并在王家坊前与火速赶回的万毅等人胜利会师。

  延安。

  枣园。

  毛泽东的窑洞里。

  一夜执笔未眠的毛泽东,看罢电报,点起了香烟,高兴地说:“这是东北军孙铭九式的少壮派的反蒋抗日行动,要告诉朱瑞、荣桓他们按照党的政策,改造建设好这支部队……”

  五、尾声

  1942年8月中旬一天。

  一场夜雨过后,天空湛蓝如洗。

  临沭县蛟龙镇,中共山东分局、115师司令部、山东省战工会驻地。

  村西的河畔上, “枪如林,马萧萧…….” ,一面崭新的战旗下,数千名身着新军装的111师官兵,循着河畔的坡式,席地而坐。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都消灭一个敌人……”雄壮的歌声此起彼伏,汹涌澎湃……

  ……

  新111师整编仪式即将开始。

  主席台上山东分局书记朱瑞、战工会主任黎玉、115师代师长陈光,政治部主任肖华等人和新111师负责人万毅、郭维城、王维平等人依次而坐。

  主席台中,那位身材魁梧,身着旧军装,戴着度数很深的眼镜八路军115师政委罗荣桓开始讲话,他铿锵有力的说道:“111师起义是在国民党反动派气焰嚣张,抗战处于最艰苦的时候发生的,这对于国民党反共反人民的倒行逆施,是一次沉重的打击。为我控制甲子山区,迅速改变敌我态势,扩大滨海抗日根据地创造了有利条件!……”

  听到这里,郭维城那刚毅的脸庞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

  战旗如火。

  军号嘹亮。

  新111师部队整装待发。

  万毅、郭维城扬鞭策马,奔向了新的战场……

 

 

  下部:

  喋血悬崮

  “1942年10月27日,日军纠集临沂,蒙阴,沂水三地的兵力约1,2万人,分12路,以沂水南墙峪为中心,构成直径约35公里的包围圈,在大炮,飞机和大量的骑兵配合下,突然合击。。。。。。,我山东军区后勤部,抗大一分校,鲁中二军分区,新111师,10个区中队以及民兵和群众8000余人,遭敌合围。。。。。。。”

  ——转摘自《中国抗日战争史稿》(湖北人民出版社)

    一、

  1942年10月24日夜——25日凌晨…..

  霜天残月……

  枯树寒鸦……

  趁着茫茫夜色的掩护,一路疾进,新111师副师长郭维城率师直机关,干校和独立团,警卫连一千余人,涉过沂,沭河,来到鲁中沂蒙{沂水到蒙阴}公路旁,隐蔽起来

  1942年,沂蒙抗日根据地进入最艰苦的时期,日军推行“治安强化”运动,扫荡空前残酷。为了粉碎敌人围歼我军的阴谋,八路军山东军区命令从国民党军队内部反戈起义刚刚参加完甲子山战役的新111师(为区别原111师)代师长万毅,主任王维平,率师主力在滨海区坚持斗争;副师长郭维城和参谋长于文清率师直机关,干校,由独立团四个连和警卫连护送,到鲁中活动。

  路碑旁,郭维城抬腕看了看表,闪着磷光的夜光表时针差五分钟不到夜12点。抬眼看去,前面公路上,敌人的运输车辆一辆跟着一辆,开着贼亮的大灯,呼啸而过。

  “副师长,我们打吧!……”俯身在一边的独立团长侯宜禄,在一旁掏出了匣子枪拉开了枪栓。

  “ 不!再等等,现在还不是和鬼子动家伙的时候!……”郭维城胸有成竹的说道。

  果然,又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鬼子的汽车的马达声渐渐远去,后面的灯光也稀疏了起来。

  侦察员报告,后面敌人的汽车抛锚,正在维修。

  “天赐良机!……”

  郭维城迅速命令师警卫连做前卫,师直机关和干校居中,独立团殿后,枪上刺刀,弹上膛,部队弯腰跑步过路。

  一枪未发,新111师像一阵突起的旋风似的,转瞬间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二、

  25日早6点——早7点40分左右

  25日凌晨,郭维城率部一夜急行军百余里,东方朦胧,天将破晓时,来到了沂水县西南部的保安庄。(现属于沂南县)

  刚刚翻身下马,郭维城立即要通了鲁中军区的电话。电话里,军区罗舜初政委告诉郭维城,据可靠情报,日酋土桥一次中将这次亲自坐镇临沂,麇集了沂水,蒙阴,临沂等地1,2万  余人同时出动,从蒙阴的旧寨,铁城向东至沂水县;沿沂水县至葛沟镇(今河东区)这段青沂路向西至蒙阴县;沿沂水至蒙阴旧寨的泰石路向南至临沂县。北至莱芜,博山一带,分12路向我鲁中抗日根据地进行拉网合围。所谓“拉网合围”就是敌人在抗日根据地内,预定一个中心点叫网点。定点后,日军将兵力部署在这个网点周围远距离的敌据点上,构成一个渔网似的形状,即大圆圈。在按预定的时间,把兵力撒开,同时并进,像拉网一样逐渐向里收缩,最后将根据地的军民,压缩在网点上,一网打尽。罗舜初最后告诉郭维城这次敌人集中重兵,行动诡秘。我们要沉住气,找准空隙,跳到边沿,坚持斗争。

  通话后,罗舜初即率部队迎敌而去,几于敌人遭遇,但由于我军熟悉地理、地形,终一枪未发,插到敌后侧后方的芦山地区隐蔽起来,成功地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

  听完罗政委的敌情通报之后,郭维城的心里像压了一块巨石那样,感到沉甸甸的。他立即和参谋长于文清,独立团长侯宜禄紧急议定军情,决定立即向东北方向的南墙峪转移。

  刚刚摊开铺草,准备休息的战士们火速地集结起来,来不及埋锅造饭,每人发了两个菜窝窝头。

  军号声,哨子声不绝于耳,战马重新备上了鞍辔,抖动着鬃毛,仰天“咴咴……”嘶鸣起来……

  战旗下,队伍依次列队完毕。

  郭维城站在大槐树下的碾盘上,大声地向战士们说道:“同志们 ,眼下咱们的任务是迅速转移到南墙峪一带,任务紧急,不多讲,”说完他手一挥:“出发……!”

  三、

  27日早8时——次日黎明

  沿着崎岖的山道,郭维城率领部队于清晨来到了沂水县南墙峪。

  南墙峪,这是一个地势极为复杂,险要的大山谷。其名得自于就是横陈在山壑里连绵数里的,陡峭险峻的石壁。

  部队沿着峪底的小道,在薄薄的晨曦里艰难的行进着。

  忽然,前面传来了嘈杂的人声,随后,大批躲难跑反的群众涌了上来。

  郭维城扔掉手中作为拐杖的树枝子,心顿时收缩了起来。果然,随即鲁中二军分区后勤部政委张玉华带着机关人员和警卫班;山东军区抗大一分校副校长袁仲贤带上干队,鲁中军区青年营各约数百人,也提着枪气喘嘘嘘的赶了上来。

  郭维城急忙迎上前去和张玉华、袁仲贤接头后方知敌人已在这里布下了包围圈。

  郭维城听罢敌情,掏出香烟,点燃,狠狠地抽了一口。缓缓地吐出,脸色严峻起来。

  敌人的大网,已经朝着南墙峪撒来。眼下,如果趁敌人尚未合拢包围圈之际,部队集中全部火力,完全可以从敌人的包围圈中,杀出一条血路,突围。可这八千多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和堪称“金豆子”的抗大一分校数百名上干队员必将遭到敌人的杀戮,而那时,南墙峪必将是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涌上来的人群中,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大爷,一手领着孙子,一手拄着拐棍,踉踉跄跄地地迎了上来,他拉着郭维城的手激动地说:“八路首长,你们来的正好!有你们这些八路给咱老百姓撑腰,今天咱就给他小鬼子拼个死活!”

  郭维城听罢,紧紧地握住老人的手说:“大爷你放心,有咱队伍在,小鬼子就不敢动你们一手指头!”

  老人信服的流下了热泪,领着孙子走远了。

  郭维城和张玉华、袁仲贤等人进行紧急磋商后,决定迅速抢占有利地形,不惜一切代价,坚守阵地,天黑后,掩护群众转移突围。

  传令兵迅速地跑远了。

  战士们弯着腰,拎着枪,扛着弹药箱,上来了。独立团四个连首先抢占了南墙峪的制高点——悬崮顶。

  悬崮顶又名仙姑顶,海拔468米,是南墙峪的最高峰,山形东西狭长,东西南三面陡峭,西南面的一道山梁和下面的山相连。郭维城估计敌人将会以这里为进攻的突破口,因此把独立团战斗力最强的二连和二军区后勤部警卫排摆在这里,团长侯宜禄,主任秦霜负责在顶部指挥,一营长程宿麟,二营长宿殿奎分别掌握东西两侧的部队。师机关和二军分区后勤部机关隐蔽在鞍部不远的破围墙内。警卫连一面警卫机关,一面担任阻击西南面的敌人;上干队和青年营在靠近机关的西南几个山包隐蔽。县区的同志和群众看到部队迎敌而上,心里都象吃了定心丸似的,纷纷钻进了利用梯田地堰子挖好的洞子里和一片片的大石头砬子里,隐蔽起来。

  部队全部进入预定的战斗位置。

  郭维城命令把战旗插在西南山梁。几块突兀的大石头围成了一个天然的掩体,成了郭维城的临时指挥部。

  东方欲晓。

  血红的太阳,缓缓地爬上了山岗。

  太阳帮助了麇集在膏药旗下的邪恶。

  九时一刻,日军架在东面、北面山地的山炮,野炮开始猛烈轰击,掩护步兵从北面,东面向山顶发起进攻。

  稍后,山坡下,蝗虫般的鬼子端着刺刀涌了上来。

  郭维城一看那持枪的姿势 ,行进中的干练肃整的动作,果然是素以山地作战著称的日军第三十二师团。他放下望远镜,命令说:“节省弹药,把鬼子放进有效射程再打!”

  鬼子爬上了山坡

  山头沉默着,没有动静。

  鬼子越过山腰了,“咯,咯……”守卫在山顶围寨里的独立团一连捷克式轻机枪率先欢叫了起来,眼看着十几个鬼子兵滚瓜落枣似的栽进了山谷。

  大队的日军忽然静止不动了。

  就在这一刹那,山顶的机关枪、步枪、迫击炮暴雨般地倾斜了下来,鬼子被打的晕头转向,乱喊乱叫,一片片地倒下了,顾不上还击,便狼狈地退回了山脚。

  滚下山脚的敌人并不服气,他们围着南墙峪架起了山炮和十几门迫击炮,向新111师阵地轰来,一连几十发炮弹,从山脚排击到山腰,又从山腰轰到山顶。悬崮顶顿时成了一片火海,浓烟云雾笼罩了山顶。山的面貌已看不清了。敌人以为固守在山顶的不过是些土八路,只要用炮一轰,便可以把太阳旗插上山顶。但他们哪里知道,此刻正在战火硝烟中狠狠还击他们的是一支装备精良,来自白山黑水的东北人民子弟兵。

  独立团是郭维城在“八三”起义中亲自带出来的一支部队,其前身是国民党苏鲁战区总部的警卫部队,虽说起义不久,部队缺员很大,战斗员不足300人,但经过新式整军后,干部战士求战情绪高涨。特别是该团四个连共有捷克式轻机枪12挺,德国造和意大利造自动步枪10余支。战士全部是捷克式步枪,弹药充足,战斗作风善于阵地防守。

  敌人又一次发动进攻,被打下去的鬼子又转过腚来,向上爬。而迎接他们的是势如骤雨般的成束的手榴弹,密如火网似的机枪子弹,鬼子嚎叫着溃逃了下去。与此同时,守在西南山梁上的二营四连、五连也以猛烈地火力射击敌人,山顶的二连也以机枪猛烈地扫射着敌人,两处交叉火力打了有一个多小时,敌人的攻势再次受阻,又丢下了大批尸体,滚了下去。

  战场暂时寂静了下来。

  郭维城在山凹部的几块巨石后,手持望远镜,向四周瞭望,他让身边的参谋告诉部队,抓紧整修工事,调配弹药,更激烈的战斗还在后面。

  果然,大约中午11时左右,从沂水方面飞来了7架喷着红膏药旗的敌机,在南墙峪上空排成了一个大圈子,“嗡嗡……”,轮番轰炸和扫射,一架飞机下来,投一两枚炸弹,再拉上去,接着再由第二架飞机进行同样 的轰炸。

  南墙峪一片火海,阵地上看不见人,分不清天和地。

  郭维城命令每连抽出一个机枪班负责对空射击,其他人继续抗击地面进攻的敌人。敌机又擦着山头,恶狠狠地俯冲过来,随即那炸弹也带着尖啸的声音,栽了下来。郭维城看的火起,亲自抱起机枪,狠狠地勾动扳机,那飞机被打的一仄楞翅膀,拖着一股浓烟,歪歪趄趄的跑了。

  12时左右,敌人再次疯狂进攻,在一阵阵炮击的掩护下,敌人象红了眼的疯狗一样,不成阵势,不成队列,波浪式的平拥了上来。

  冲杀,反冲杀……

  再冲杀 ,再反冲杀……

  日寇穿着黄呢子军装的尸体,摆满了山沟;然而新111师也付出了血的代价,仅阵亡者就有30余人,带上山的60匹战马,已全部被炸死。

  然而,炮火中南墙峪依然如一道坚不可摧的钢铁屏障,岿然不动。

  下午四时左右,敌人重新调集了兵力,加强了对南墙峪的西南面的进攻。

  敌人发现了山凹部新111师指挥部所在地,于是在对面的山坡上架设了三挺重机枪,泼水般的子弹交叉着向山顶扫来。

  “调平射炮来!”郭维城命令道。

  “三七” 平射炮很快运了上来。不过只有三发炮弹。

  “三发炮弹,就够小鬼们吃的了!”老排长“神炮张”说完,单眼吊线测距,“咣、咣、咣……”三发炮弹打去,敌人的三个重机枪阵地立时哑巴了。

  然而此时,山梁西侧的阵地越来吃紧。一个手持指挥刀的鬼子官,指挥着几个鬼子兵已冲到我军阵地前沿。独立团二营和鲁中二军分区警卫排战士的子弹快打光了,战士们纷纷搬起起石头砸向敌人。

  郭维城深知两侧阵地一旦被突破,潮水般的鬼子就会沿着这个口子冲进来。

  郭维城铁青着脸,掰开了二十响大肚匣子的机头,环顾了一下左右,命令道:“人在阵地在,带枪的都上!”

  团政治处主任秦霜带少数机关参谋警卫人员杀了上去,郭维城随后紧跟了上来。副营长毛宇光,一手拎着匣子枪,一手提着手榴弹大声喊:“同志们,瞄准了再打,坚持到天黑,就是胜利!”

  “请首长放心,有咱111师在,就有阵地在!......”

  “誓于阵地共存亡!……”

  阵地上的战士们互相呼应着,鼓励着。副排长杜宇怀利用最西面的阵地几块大石头作掩护,敏捷地利用各种姿势投出了大量的手榴弹,炸的鬼子鬼哭狼嚎地滚了下去。

  “打得好!把手榴弹集中供给他!”在一旁观战的郭维城兴奋地命令身边的传令兵。

  于是一箱箱手榴弹源源不断地运了上来。那一个个手榴弹象长了眼似的黑老鸪似的飞向了敌群,随即,他又抱起机枪向敌人猛烈的扫射起来。

  敌人溃退了。

  二营长宿殿奎紧跟着带着战士打了一个反冲锋。阵地上枪声、炮声、手榴弹爆炸声响成一片,战士们血溅满身,刺刀断刃,枪托打折,一场白刃战, 终于把鬼子又赶下了山。

  敌人放弃了进攻。

  微风吹散硝烟,枪炮声逐渐稀落了下去。

  然而,此时新111师的阵地上最后只剩下副排长杜玉怀,1个受伤的班长和1个战士。

  营长宿殿奎身边也只有1个通讯员和1个司号员了。

  “202,(郭维城的代号)请你放心,除了咱新111师的弟兄们外,二分区警卫排还有七八个人,不少啊,我保证不让敌人从这里攻上来!”说罢,宿殿奎又掏出一排子弹,压进了枪膛。

  郭维城听罢,高兴地对宿殿奎说:“好,殿奎啊,敌人好像已改变了进攻方向,你们还要警惕敌人再次进攻,相信你们一定能完成任务,注意和山顶上侯团长他们保持联系!”

  敌人进攻的矛头在山梁两侧的阵地前折断了,但他们不甘失败,像蚂蚁一样爬到离阵地最近的地坎后面喊起了话:“八路快投降吧,你们被皇军包围了,跑不掉了……”我们的战士也跟他们针锋相对的骂起来:“有种的你上来,我再揍你个龟孙子看看!只要有你八路爷爷在,你们就别想爬上来!”有的战士干脆一枪就把敌人打成了哑巴。

  穷凶极恶的敌人无奈又把主攻的方向转到了东面的阵地,郭维城简单地又向宿殿奎交代了几句后,便冒着硝烟奔了过去,指挥警卫连和干校的同志们一阵短促的反击,把敌人打了下去。

  敌人遭到大量杀伤,尸横遍野。

  干校的同志们的子弹也快要打光了,战士们就用石头砸。

  郭维城告诉同志们:“要争取时间,节省子弹,坚持就是胜利!”

  郭维城的指示迅速传达到阵地的角角落落,阵地上霎时活跃起来,轻伤员包扎伤口,重伤员从掩蔽部里爬出来,有的在鞋底上蹭着刺刀,有的在四处伏匍着拣子弹。

  夕阳终于跌入了血色的山谷。

  夜幕降临。

  枪声渐渐地稀疏了起来,但敌人的各色曳光弹,信号弹接二连三地升腾在群山的夜空。敌人在所有的山头和四周的山沟里都点起了篝火,形成了几十里长的大圈,并且在各个高处敲起了铜锣、铜盆,骑兵在外线巡逻,防止我军突围。

  根据郭维城的指示,部队慢慢地向山顶集中。

  说来也巧,就在这时,南墙峪起了浓浓的大雾,整个山野迷迷茫茫,恰似突围施放的烟幕弹。

  天赐良机。趁着夜色和大雾的掩护,藏身一天的人们,开始突围了。

  素无军事常识的老百姓,经过一天的战火洗礼,此时也像出征的战士那样,训练有素,像乖巧的鱼儿那样,悄悄地顺着山缝、山豁口的羊肠小道突围出去——

  鲁中青年营突围出去了——

  二军分区后勤部突围出去了——

  抗大一分校上干队也在副校长袁仲贤,大队政委罗野岗的率领下,从两个山峰之间的凹部,敌人几十米的空隙结合部突围出去了——

  望着一个个黑黑的身影,悄然消失在浓浓的夜雾中,郭维城心中稍感轻松。随即他召集于文清、侯宜禄、宿殿奎等人开会,研究突围问题。

  郭维城仔细地分析了敌情,周密地制定了突围方案。

  一路由郭维城和师参谋长于文清带直属队及干校由指挥所沿悬崮顶西侧山梁向西南方向突围。

  另一路由独立团团长侯宜禄指挥向东北方向突围。-

  “遇上敌人就打,打完就往前冲!明白吗?”郭维城加重了口气命令道。

  “明白!”

  郭维城站起身子继续说道:“不惜一切代价,杀开一条血路,这血路就是咱新111师的生路!汇合地点是蒙阴县坦埠以北的九鼎莲花山区。”

  打扫完战场,掩埋了烈士的遗体,郭维城深深地看了一眼山涧,转身第一个抓起用绑腿连在一起的绳索,沿着光光的石崖,悄悄地溜了下去。随后战士们也都一个个地滑了下去,转瞬间消失在黑暗中。

  浓雾中,郭维城带领部队从西面下山,过了一道山沟,正要按照原计划从虎村顶方向在越一座山突出去,黑暗中一位桃花峪的民兵跑上来告诉郭维城虎村顶黑的地方藏着鬼子,让郭维城从火堆旁边的小道绕过去,那里由伪军把守,光咋呼,不动弹。

  郭维城听罢,用力握了握民兵的手:“非常感谢你,民兵同志!”当下,来不及细说,率队绕山沟,攀山崖,经西墙峪、胡依岭,桃花峪,顺利到达坦埠以北九鼎莲花山。

  而由独立团团长侯宜禄率领的另一路,则在山脚下的一条干河道与敌遭遇。激战中侯团长牺牲。团政治处主任秦霜率部队杀出重围。

  ……

  又是一个血色的早晨。

  新111师布满了弹孔的战旗,高高地飘扬在九鼎莲花山山神庙前。

  几路突围的部队,陆续来到旗下。

  队伍里,许多熟悉的面孔不见了,战士们的军装破烂了,还有不少伤员打着绷带,拄着树枝,被战友搀扶着。但,他们黝黑的面孔上洋溢着胜利的骄傲和喜悦。

  郭维城匆匆走向队前,从排头起,一个个握手,然后转身大声地说道:“同志们,咱们和小鬼子的较量,谁胜了?”

  “我们胜利了!……”

  “新111师胜利了!…..”战士们齐刷刷地举起了手中的枪,连声高呼。

  “对!我们胜利了!新111师的战旗不会倒下!新11师只要有一个人在,就是革命的种子,胜利永远属于我们!”

  “胜利永远属于我们!……”

  “胜利永远属于我们!……”

  山崩海啸般的呼声,久久地回荡在古老的沂蒙山……

  ……

 

   王善刚

  附记:一、

  1、1944年新111师改称为八路军山东军区滨海支队。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朱德总司令点名万毅、郭维城率这支东北人民子弟兵,挺进东北,实现打回老家的愿望。新111师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8集团军某部。在金戈铁马的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和波澜壮阔的社会主义建设高潮中,都做出了重要贡献。

  2、郭维城建国后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副司令员,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副部长、部长。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93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勋章。1994年逝世于北京,享年82岁。

 

  附记:二、

  拙作纪实文学《反戈.兵变纸坊》(上部),发表后,在社会引起了一定的反响,(包括郭维城将军的女儿现在国家某部委任职的郭梅女士)很多读者纷纷来电来信,勉励笔者全面展现郭维城将军的戎马生涯和新111师在沂蒙地区战斗的历程。2012年的秋天,即血战悬崮顶战斗70周年的纪念日,我慕名来到沂水县南墙峪战地旧址,凭吊为国捐躯,长眠在这里的英魂。

  进的峪来,放眼望去,南墙峪松青柏翠,巉岩嵯峨,峪深山幽,溪清石洁。七十年前的今天,郭维城将军率部在这里,利用南墙峪峰峦叠嶂的有利地形,扼险据守,浴血鏖战,成功地粉碎了敌人的包围,掩护了8000多名当地群众,顺利突围,躲过了那场杀戮,其功可谓惊天地,泣鬼神!战后,山东军区通报此役,新111师,共伤亡100多人,毙伤敌500余人,成功地掩护了8000多名群众安全突围。是一次以少胜多的成功地反“拉网”胜利突围战。之后,我军推广“坠网”这一战术,在鲁中和胶东等地,相继粉碎了敌人的进攻。

  十里长峪,石壁弹痕如初……

  十里长峪,是郭维城将军勒马沂蒙的真实写照……

  十里长峪,是新111师挥戈沂蒙的血染的传奇……

  十里长峪,更是一座永远耸立在沂蒙人民心中的千秋丰碑!

  对于这样的英雄,人民自然不会忘记。当地群众告诉我说,南墙峪一带至今还流传着这样的故事,那一年,上万名日本兵里三层,外三层重重包围了郭司令,郭司令和他的那些东北兵,整整打了一天半夜,郭司令杀的鬼子人仰马翻。最后,他仰天长啸,挥了挥了手,天就立马起了大雾,郭司令就冲出了包围圈……

  这个故事神奇吗?

  回来后,它驱使着我秉烛连夜写出了《反戈》的下部《喋血悬崮》。

  是记。


 


来源:琅琊网  编辑:张妍
相关文章: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