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公交的"阵痛"与出路:突破人 财困境需要理解支持

2015-07-23 06:45:54


  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市运输管理处主任公维禹,作为我市分管公交行业的领导者,在22日的听证会上,感受着与会各界代表对公交发展、服务提升的热切期待,他推心置腹向听证代表们道出当前我市公交面临的“阵痛”,以及下一步出路在何方。

  阵痛:公共交通分担率不足15%

  出路:奋力补齐公交数量缺口

  面对群众增加公交线路、班次密度,以及开设BRT快速公交的呼声,公维禹直言当前临沂公交现状是:“当前,我们公共交通分担率不足15%,意味着八成多群众出行没选公交。而省内济南等地公共交通分担率已达25%,发达国家或地区这个比例甚至高达75%,可见我们公共交通的发展是滞后的。”

  “但即便按照实际15%的分担率计算,当前我市200余万常住人口应配公交车辆3000余台,可实际情况却是在线运营车辆仅为1100台,不是各级有关部门不重视、不努力,而是近两年我们新增车辆要抵消庞大的淘汰部分。”公维禹解释说,2013年底市区公交全部收归国有,结束了5家公司2个路队并存的局面,与此同时也回收了700余台陈旧、面临报废的公交车,随后在财政大力支持下新添车辆替换面临报废的旧车,才有了现在的黑烟变新能源、脏乱差变整洁的公交新局面,“按照2020年城市常住人口达300万的规划,公交届时至少达到4000余台的规模,为此今年底前,我们将新增800台车,为新开线路、加密班次奠定硬件基础。”

  阵痛:建BRT快速公交迫在眉睫

  出路:公交APP将让候车更智能

  针对市民抱怨公交间隔时间长、通行效率不高、难准时等问题,公维禹坦言,除了公交车保有量不足外,道路不分车道致使同一线路多辆公交扎堆堵在路上也是一大症结,“现在已不是讨论建不建BRT快速公交的问题,而是迫在眉睫。”

  而对于如何建BRT快速公交线路,公维禹介绍说,按照外地经验和部门职能分工,应先由公安交警部门出规划、设计,再由住建、市政等部门施工建设,然后交由交通等部门使用,“为此,我们已聘请业内专家,着手做整个城区的公共交通规划,并且已展开线路规划。”

  而据公维禹透露,临沂公交集团将推出基于位置定位服务的手机APP智能公交应用系统,届时市民可以查看到自己要乘坐的公交行驶位置,由此方便候车及乘坐,而年内还将推出公交车载WIFI。同时,未来还将谋求公交IC卡与国内其他城市联网通用。

  阵痛:增开夜班车面临人、财困境

  出路:提升管理、内部节能减负

  “随着公车改革带来加班人员通勤,以及严查酒驾带来的市民夜生活出行等需求增加,加开夜班车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公维禹说,但受制于公交收益与成本严重倒挂,待遇低造成驾驶员短缺,只能实行一人一车制,从早6:00到晚18:00,单个驾驶员工作时间就达12小时了,如果仿效外地经验实行两人一车制,我们目前至少还需增加驾驶员850人,这些A照驾驶员月薪4500元不算多,但年支出却要多出4590万元。而这也是我们此次想通过合理调价,来进一步理顺的。

  受制于当前人、财困境,确保公交运行安全也是压力山大,“我们目前给每台车配备一名安检员是不可能的,只能是由驾驶员兼任了。”公维禹还表示,公交要发展,场站、换乘中心等设施建设必不可少,可当前拆迁、征地成本高昂,公交集团根本拿不出这些钱,“当前已建有6处场站,未来发展到4000台车时至少需要20余处场站。对于体积庞大的公交车来说,我们只能借鉴外地经验发展立体车库来减少征地面积。”

  为了节省资金,做好公交服务,提升管理水平、内部节能降耗成为必由之路。“为此,公交集团不断进行员工培训,车辆维修这一大头全部走招投标。”公维禹表示,公交事业发展需要群众理解与支持。

  记者杨帆 何青 实习生陈玉婷

 
点击进入专题 


文档来源: 沂蒙晚报
点击添加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