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行沂蒙

  首页 > 沂蒙文化专题 > 驴行沂蒙:赵永康临沂旅行日志 琅琊网 > 全部文章  
驴行沂蒙(十二):驴行沂蒙赶大集3、铜井集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3-02-06 12:42:00

  今天是农历腊月十八,真正的年集就是从这一天开始的。

  在我的老家自古就有“官(或军)辞三,民辞四”的讲究,即祖上做官或当兵的人家农历腊月二十三这一天过小年“辞灶”(“祭灶”),而普通老百姓家大多在二十四这一天过,至于个中缘由也无从考证。不过还有一种现实的说法,就是村子或临近村子“三、八”逢集就选在腊月二十三这一天过小年,若是“二、四”就在二十四这一天过,因为用来“辞灶”的供品以及一些必备的年货,大多会在小年之前或小年集上置办。

  铜井集恰逢“三、八”,所以附近居民大多在腊月二十三这一天过小年。“早巴结(操持),晚从容”又是沂蒙人的传统,“十八集”自然甚是热闹。热闹的年集怎么能少了爱凑热闹的“集滑子”?于是草草吃过午饭后,驱车直奔位于县城正北方向的铜井镇驻地。

  过年了,先来点喜庆的:

   

  礼炮

   

  鞭炮

   

  烟花

   

  摔鞭。可惜那种老式的向日葵饼一样的摔鞭再也难觅芳踪了。

   

  春联

   

  来一门儿吧!

   

  罗门钱子

   

  买两帘吧!

   

  灶王、财神

   

  花样繁多

   

  团花簇锦

   

  喜气洋洋

   

  吉祥如意(该图拍自腊月十九日,县城驻地的界湖年集)

   

  红红火火(同上)

  接下来详细说说极具特色的铜井年集吧。今天的铜井年集有“三多”:人多、小吃多、泥巴多。年集自然人多,小吃多那是特色,而这泥巴多却是天公不作美——今年入冬雪多天寒,“三九”过后天暖雪融,在如潮的赶集人踩踏之下,道路自然泥泞不堪。耳听是虚,眼见为实,有图为证:

   

  沂蒙大集走泥丸,这位奶奶好为难!

   

  临近年关天渐暖,大嫂赶集心胆寒。

   

  待到泥巴烂漫时,它在摊上笑开颜!

   

  有的人“坐在宝马车里哭”,有的人陷在烂泥潭中笑!

  才转了半条街,鞋子已经面目全非了,却也乐在其中。

   

  买新鞋的老奶奶让我灵光乍现。

   

  二十块大洋,买了双雨靴,还是棉的,实惠又方便!接下来俺就要大步流星、大“杀”四方啦!

  在这里提醒一下打算步我后尘的“驴友”们,赶年集必备三大“利器”:一、雨靴。这个就不用多解释了。二、笑脸。想拍照片得笑脸相迎,多跟乡亲们打招呼,才能多多定格那些让人心动的瞬间。三、消食片。年集上令人食指大动的美食实在是太多了,(用豫剧唱腔唱下面一句)您要是不相信呐,请往这下面看:

   

  饺子。再次看到包饺子的几位老人,和她们包的细细长长的饺子,不禁思绪万千。

  饺子是沂蒙人待客的最高规格,自古就有“迎客饺子送客面”的说法。即使是现在,家里来了贵客,无论菜肴如何丰盛,美酒如何醇香,上饭时这热饺子是必不可少的。

   

  “饺子就酒,越吃越有”

  儿时,常听老人们说起一句话——“舒服不过躺着,好吃不过饺子。”在那段艰苦的日子里,对普通的家庭来说,饺子的确是一种奢侈品。记得那时每次去奶奶家吃饺子,饺子只留给我跟哥哥胡天海地的吃,剩下三五个,仅剩几颗牙齿的爷爷奶奶就用煎饼卷起来,在饺子汤里蘸一下,一边吃一边说:“包子(饺子),还是用煎饼卷着吃最香。”果真是这样吗?!联想起最近几年,每次去妻子家吃饭,妻子年近八旬的奶奶总要坚持包饺子吃。热腾腾的饺子端上来,妻子的爷爷奶奶总是让我们跟孩子先吃,叫他们一起吃,他们总是说:“你们先吃,我们不饿。”果真是这样吗?!

  饺子,已经不仅仅是一道美食,它蕴含着沂蒙人对至亲至爱的情感,对亲朋好友的祝愿,对苦难日子的缅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馄饨。包馄饨的两位大婶忙的不亦乐乎!

   

  心急不光吃不了热豆腐,馄饨也是如此。

   

  等待是一种煎熬,滚烫是一团火苗。

  

  

  老家人有句俗话:馄饨不待客!原因很简单,馄饨皮儿多、馅儿少,不重人。“馄饨(老家方言读作:馄顿)、馄饨,混上一顿”,对于过去靠出苦力谋生活的沂蒙人,馄饨是吃不饱的。身份决定地位,所以,饺子总是用筷子夹着“吃”,而馄饨只能用汤匙舀着“喝”,美味的馄饨甚至还不如清汤寡水的面条受宠。现在,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这皮滑、馅鲜、汤美的馄饨开始大行其道了,吃起来还是很过瘾的。

   

  在大碗里放上香菜、柴菜、虾皮、榨菜丁、鸡蛋丝(鸡蛋煎成薄饼切成的细丝)、骨头汤,盛上刚出锅的热馄饨,再适量加点酱油和香醋,淋上几滴香油,滑滑嫩嫩、汤汤水水、别有风味啊!

   

  

  牛杂汤。老式的瓢子,浓香的肉汤,大锅熬制,原汁原味!

  儿时的记忆里,牛是耕田拉车的主力军,不能随意屠宰。现在,随着拖拉机、汽车等现代化工具的普遍应用,牛也在退出它历史舞台的同时,摆上了人们的餐桌。

   

  牛头肉外加“上三件”:心、肝、肺,“下三件”:小肠、大肠、牛肚。聚在大铁锅里煮一通,临出锅前再放入滑嫩的牛血片,满满地舀上一碗,撒上香菜,

   

  再啃上一块热锅饼,那滋味,“洋”快餐们,何足道哉!

   

  来串“马蹄子”烧饼就更美味了。

   

  韭菜塌包、小肉饼,赛过汉堡、比萨饼!

   

  这才是正宗的“大集粽子”,清新、软糯、香甜。

   

  还有更甜的糖麻花、“芙蓉果”,

   

  比蜜还甜的“羊角蜜”,

   

  五颜六色的俏软糖……有没有发现久违的“大米糕”?

   

  小米糕、白糖大米糕、红糖大米糕……比蜜甜,步步高!

   

  芝麻开花,节节高!

   

  过年了,吃年糕

   

  还要割块猪肉,包些猪肉白菜大馅饺子

   

  称上点现磨的“十三香”,

   

  更有味道

   

  再买个猪头,自制冻肉

   

  买块“藕瓜”,炸点藕盒

   

  还得买块这个,认识吗?猜一猜

   

  答对了,卤堽。“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说的就是它。好吃的“沂蒙北豆腐”就靠它来点化。沂蒙人每到过年都要用自种的大黄豆浸泡、研磨、过浆、熬制、点化,做一包香香的老豆腐,那味道,真是马尾栓豆腐,提不得啊,一提口水顿如泉涌!

   

  豆腐的衍生食品:豆腐皮。这是铜井镇的特色食品(位于县城西北方向的岸堤镇也有一份做豆腐皮的很出名),该镇还有一个非常有名的特产,虽不是食品,却跟食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沧浪沟菜刀。

   

  打了一辈子菜刀的张老爷子说:刀若不快(锋利),俺请你喝酒!

  我连忙说:党和老婆给俺下了禁酒令!

   

  老爷子乐了:那俺请你喝香油,还是现场制作的!

  看来乡亲们的日子过的富裕了,香油都能当酒喝了。呵呵!

   

  祝乡亲们,年年有鱼(余)!

  咸鱼是老一辈沂蒙人极为偏爱的美食。原因有三:

  一、存得住。秋天买一条大咸鱼回家,每次割下一小段炖一大锅老茄子,剩下的再找个阴凉之处高高挂起,吃到第二年夏天是常见的事。

  二、很解馋。老家有句俗话:要想解馋,辣椒和盐。老家人常吃的一种叫“大头靠”的咸鱼就特别盐、很解馋。把鱼直接放在碳火上烤至金黄色,就可以卷在煎饼里吃,那味道咸香无比,特别“下饭”,就是吃完后得大量喝水,否则就会被“齁”(拼音:[hōu])地咳嗽不止。

   

  “大头靠”咸鱼。

  过去的时候,“大头靠”那大大的脑袋也是舍不得丢弃的,大多成了父辈们的“美味”(身子都留给孩子们吃了),现在却直接给清除掉了。没有了“大头”的“大头靠”,就像去掉了“长鼻子”的猪八戒一样不伦不类,让人生不出亲切之感。

  三、特省钱。用咸鱼煎鸡蛋,咸鱼可以重复使用多次。在那段艰苦的岁月里,很多人因为家里穷买不起鱼,遇上盖新房请吃饭,还得“鸡、鱼、肉、蛋”样样齐全,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去“借鱼”。——到家境好的人家借来那条被借过无数次的“白鳞鱼”,放在热油里,倒入搅好的鸡蛋煎一下,再加点水稍炖,让其特有的三味——“咸、腥、香”浸透到鸡蛋里。食客们也心照不宣地只吃鸡蛋不吃鱼,宴席结束后再把毫发无损的咸鱼送回去。曾经有个学徒的木匠因为嘴馋在宴席上吃了一口鱼肉,为此竟被师父给辞退了。

   

  白鳞鱼。

  那一代沂蒙人,咬着牙在清苦的生活中挣扎着、坚持着,一步步走来,为我们撑起了天、踏出了路,才有了我们今天美好的生活。

  看到这里,相信更坚定了列位看官对我“吃货”这一绰号的认同。与此同时可能也有人会问:这种街头小吃,会不会不太干净?那么,我来告诉你:我非常喜欢看NBA,但是我不会打篮球。不能参与并不代表无法去欣赏和热爱。再者说,咱沂蒙人都是凭良心干活,这些小吃摊点经营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也没听说有谁吃出个好歹来!

  沂蒙人活在当下,生活越来越富裕了,家乡也建设的越来越漂亮了,但沂蒙人独有的吃苦耐劳、勤俭节约、纯朴善良、热情好客、宽容和谐,依然不曾舍弃。

  在拍摄这组照片的过程中,使我深受感动的是,每一位乡亲都非常亲切而又平和,有的甚至还很腼腆,他们生怕自己不“上相”,照出相片来影响效果。在这个金钱至上、物欲横流的时代,谁还能保持这份质朴?!

  感触最深的是老一辈沂蒙人独有的那种沧桑感、坦然面对生活的那种超脱、对待他人的那股子热情和朴实。他们这一代人,他们所传承的那些传统的工艺,再过几十年,也许就会永远地逝去了。那经历了远去的战争、动荡、饥饿和艰苦劳作的洗礼,在岁月里烙出厚重而深刻的印痕,每拍一张,都有种遥看夕阳西下的感慨,无限美好也无可奈何啊!

  所以,这一年来,我像着了魔一样披着“集滑子”的外衣去关注他们的一颦一笑,用滚烫的血和消消滑落的泪水去记录他们生活的点滴,在无数个这样的漫漫长夜里独自一人用颤抖的双手试图撕开笼罩着大地的阴霾,一次又一次在梦里那颗沸腾的灵魂挣脱卑微的躯壳插上一副刚毅的翅膀飞上九天歇斯底里地呐喊:

  记住他们吧,那一代沂蒙人!

   

  她是我们的母亲,背着的是那沉甸甸的希望啊,全都留给了我们,自已却压弯了腰。

   

  他是我们的父亲,踏着一条单调而又艰辛的道路啊,为我们织出五彩的祥云,自已却无暇抬头欣赏。

   

  他们把自己的青春年华毫不犹豫地塞进了时光的粉碎机

   

  一年又一年,

   

  一天又一天,

   

  他们已经老得令我们不忍再去看。

   

  但是她们也有自己的快乐,那是我们曾经无法听懂的语言——

   

  那些我们曾经不屑一顾的简单、

   

  嗤之以鼻的寒酸、

   

  极尽苛刻的节俭、

   

  傻里傻气的乐观。

  慢慢的,我们长大了,惭惭走进了他们的内心世界,才发现:

   

  母亲的微笑竟能融化千年的积雪啊,

   

  父亲的双手更能劈开万丈高山!

   

  他们用自己的双手,制作出了镐把、锨把、扁担、

   

  擀面杖、“篪子”、“刮板”、

   

  苇席、

   

  蒲席、

   

  盖顶、毛笼、提盒、提篮、

   

  香炉、

   

  瓦盆、瓦罐……

   

  是他们给了我们这世间最深沉厚重的爱!

   

  有爱才有希望,

   

  爱是平凡人的翅膀,爱让我们脚踏着大地、心飞向蓝天!

  临沂电视报已刊登“赶大集”系列部分图片(具体内容见《琅琊周刊》2月4日春节特刊),青藤文学网、琅琊网沂蒙文化专栏也即将全文连载;时间仓促,“铜井集”一组当中部分文字节选自小文《舌尖上的童年》,种种不当之处,敬请谅解。感谢关注这组图文的列为看官的关心和支持!

  驴行沂蒙赶大集,暂告一段落。

  下一系列:沂蒙人的一天

  精彩内容:打铁匠、剃头匠、送茶人、牛经纪……

  

  

  

  

  

  

  

  

  

  

  

  

  

  

  

  

  

  

  

  

  

  

  

  

  

  

  

  

  

  

  

  

  

  

  

  

  

【作者版权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来源: 琅琊网 编辑:张妍  【我要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驴行沂蒙(十一):驴行沂蒙赶大集2、湖头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