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网盟新闻

致人自杀、精神分裂王占智套路贷涉黑团伙覆灭

  发布时间:2019-11-15 09:36:00 下载在临沂客户端 论坛

  青岛新闻网11月15日讯(记者 陈志伟 通讯员 青公宣)虚增债务、转单平账、签订虚假协议、肆意认定违约,一连串成熟“套路”,让借款人债台高筑、麻烦缠身。

  寻衅滋事、非法拘禁、敲诈勒索、非法侵入住宅,一系列霹雳“手段”,为借款人设定了跳楼自杀、精神分裂、公司破产、妻离子散、无家可归等诸多结局。

  了解到他们的所作所为,心中既震惊又气愤,还有一丝丝后怕,若不是被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连根拔起,他们的黑手不知还将伸向多少人。今天,请跟随青岛新闻网记者一道,见证以王占智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在“套路贷”这条涉黑犯罪不归路上由疯狂到灭亡的黑色轨迹。

  一封举报信牵出“套路贷”大案 

  “案件源自2018年8月市南监察委移交的一封举报信,举报人陈某称,自己向王占智借款后被恶意垒高债务,最终导致房产被侵占,期间还经历了暴力催讨的侵扰。”办案民警告诉记者,警方就是以此为线索,开展了对以王占智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调查。

  经调查,陈某曾向王占智借款19.6万元,偿还27.77万元后仍未还清债务。在王占智的胁迫诱骗下,陈某签订了一份出售价值97万元房产并已收到70万元房款的虚假合同,该房产后被法院判定过户给王占智的岳父罗建德。为占有该房产,王占智等人多次到陈家实施滋扰、破坏行为。而因为事情发生在十年前,陈某的记忆逐渐模糊,民警前后找了他五六次才梳理出事情的经过。为印证陈某的表述,民警多次找到其父亲、母亲、妹妹、弟弟等人了解情况。

  “通过调查王占智等人对陈某的侵害行为,我们认为具备立案条件。据陈某反映,有不少人被王占智用同样的手法侵占了房产,我们判断王占智等人已形成形成了组织、固化了套路、达到了规模,有涉黑的重大嫌疑。”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法院在无管辖权的情况下将房产判给王占智,存在重大疑点,警方判断这是王占智侵占被害人房产的惯用伎俩,便联系法院调取涉及王占智的全部卷宗。

  而调阅发现,王占智及其亲友是数十起房屋买卖纠纷的原告,被告人房产的处置方式与陈某房产的处置手法类似,被告人就是被王占智等人侵害的被害人,这印证了警方的判断。2018年8月,王占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专案组正式成立,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逐步掌握了王占智等人的大量犯罪事实。

  2018年11月8日早六时许,天色刚蒙蒙亮亮,警方在市南、市北、崂山、即墨、城阳等地同时收网,一举将王占智、宋伟等8名组织成员抓获。

  “王占智和他的老婆、岳父、岳母都是我们的抓捕对象,他们四个人和王占智的两个孩子住在一起。行动当天,我们进入王占智家成功将四人控制,但因为孩子太小,我们留下情节较轻的董素敏(王占智岳母)照顾孩子。当天早上王家没法送大女儿上学,是我们拉着他岳父往回走的路上,把王家老大先送到学校才回的专案组。”专案组民警回忆起当天的抓捕,向记者透露了其中的“趣闻”。

  第一批犯罪嫌疑人到案后,专案组陆续对其他组织成员实施抓捕,其中比较曲折的是对刘永的抓捕。那是2019年元旦前后,警方在威海锁定一处疑似刘永落脚地的出租屋,但蹲守多日始终未见其露面。正当大家犹豫徘徊的时候,民警在出租屋附近发现一辆青岛牌照的汽车,经查询该车恰好有刘永的违章记录,这进一步印证了民警的判断。而刘永躲藏多日后也漏出马脚,最终被警方抓获。

 

  嫌疑人落网。

  “虚增债务”花样百出 

  王占智原本从事啤酒销售业务,后来在投资公司的一段工作经历,让他接触到民间借贷,也为其积累了业务“经验”。而王占智日后独立经营的放贷业务,实则是以民间借贷为幌子,通过签订虚假房屋买卖合同等方式,预设陷阱、虚增债务,疯狂掠夺被害人财产的“套路贷”。

  “说到‘套路贷’,不少人会想到高利贷,把它当成高利贷款。但‘套路贷’本质不是贷,它是一种涉黑恶犯罪。”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只要借了王占智的钱,后面便有一连串成熟“套路”、固定“模式”等着借款人,到头来都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结局。

  宋伟曾经是位律师,被王占智招致麾下后,仗着自己熟知法律、了解政策,积极参与“套路”的研发设计过程,环环相扣、步步紧逼,既让他们的“业务”合法合规,也让被害人感觉合情合理。

  据警方介绍,王占智借贷业务的目标,自始至终都是借款人的房产。借贷合同签订前,王占智会先安排人核查借款人的房产,评估房产价值;签订借贷合同时,王占智会以“借款保障”为由头,诱骗借款人签订虚高借款合同、空白借款合同、房产抵押合同、房产买卖合同等,通过让借款人出具收款收据、有意制造银行付款凭证,使借款人陷入“套路”;合同履行过程中,借款人若能按虚增债务还款便实现诈骗目的,若不能按期还款或被动“违约”,王占智便以罚息、违约金等名目恶意垒高债务,将前期借款和虚增债务叠加作为本期借款,并让借款人出具借款收据。

  而王占智虚增债务的方法也是不尽相同,有的在支付借款时以扣除“砍头息”的形式虚增借款本金;有的签订双倍借款合同虚增借款本金;有的在签订虚假借款合同时,让借款人签订房屋买卖合同;有的先让借款人签订房屋抵押合同,债务虚增到一定额度后,再诱骗、强迫其签订房屋买卖合同。

  一顿操作猛如虎,虚高的借款债务摇身一变成了合法的房产交易,王占智与被害人的关系从资金借贷演变成房屋买卖,这为王占智通过法律诉讼将债务纠纷转化为房屋买卖纠纷扫除了障碍。

  王某某夫妇曾与王占智签订65万元的借款合同,扣除砍头息等费用实际到手58.5万元。同时,王占智诱骗其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将110余万元的房产以55万的价格卖给王占智姐姐王占华,王占华后来通过法律诉讼侵占该房产。

  丁某曾向王占智借款41万元,偿还58.78万元后债务仍在垒高。债务增加到100万元时,丁某被诱骗签订一份房屋买卖合同,将430万的房产以100万元的价格卖给王占智,该房产被法院以民事调解的方式确认给了王占智。

  明火执仗为非作歹 

  签订合同前彬彬有礼、斯斯文文,签订合同后凶神恶煞、面目狰狞,王占智等人的嘴脸在讨债过程中展现的淋漓尽致。侮辱、跟踪、驱赶、殴打,泼机油、撒污水、砸门锁、碎玻璃,他们通过暴力、软暴力手段,有组织的实施非法讨债活动,为非作恶、残害群众。据统计,王占智等人对外发放贷款100余例,已查实遭受其滋扰、纠缠、欺压、残害的群众达60余人,有的被害人甚至被滋扰近十次。

  在王占智等人的欺压、迫害下,被害人生活在惊慌、恐惧之中,有的不堪屈辱、跳楼自杀,有的压力过大、精神分裂,有的房屋被占、无家可归,有的他乡躲债、有家难回,有的公司倒闭、妻离子散。

  韩某某和女儿王某累计向王占智借款约100万元,王占智通过虚增债务将韩某某的父亲、兄弟等家人拉入债务圈套,非法侵占韩家三处房产。韩某某的兄弟不能承受房屋被侵占的事实,跳楼身亡。即便如此,王占智等人并未收手,在随后的讨债中还对韩某某叫嚣“你家人就是死少了”。

  郭某某、郭某曾向王占智借款4.8万元,债务后虚增至20余万元。郭某还款6万元后,该团伙仍通过法律诉讼将其房产确认给王占智。为实际占有房产,该团伙成员多次到郭某家中滋事并殴打郭某,致使其患上严重精神分裂症。

  朱某陷入“套路贷”陷阱后,其房产被王占智侵占,朱某本人被带到洗浴中心非法拘禁,他店里的40余个保险柜、100余件办公用品等价值近12万元的财物被洗劫一空,到头来落得个倾家荡产的结局。

  李某某原本经营一家韩国料理店,向该团伙借款后,王占智指示组织成员白天到其店内蹲守,晚上将其带到洗浴中心非法拘禁,并将饭店每日营业款据为己有。这样持续一个多月后,李某某的饭店因无法经营而倒闭。

  前文提到的陈某,王占智为侵占其房屋,一个月内四次派人到他家中实施滋扰、威胁、殴打,强行搬出其物品、用木棒打砸门窗玻璃、倾倒废机油、向卧室泼臭水,让陈某一家受尽折磨、不得安生。

  被害人刘某某被“套路”后,其妻子不堪忍受无休止的逼债、滋事,无奈之下被迫选了离婚。而为了给借款人施加压力,王占智还指示团伙成员到借款人工作单位实施滋扰,干扰了学校、医院等单位的正常秩序,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分工明确的黑社会组织 

  “以王占智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并有明确的奖惩制度和严格的组织纪律,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特征’。”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王占智除了招募社会闲散人员,还将自己的老婆、岳父、岳母、姐姐、姐夫网罗到团伙当中。

  据专案组民警介绍,实施“套路贷”犯罪过程中,团伙成员分工明确,王占智是团伙头目,全面负责非法放贷和暴力催收业务;团伙中有人负责拟定合同、与被害人签订虚假合同,协助王占智进行法律诉讼;有人为团伙提供放贷资金、寻找借款客户,并参与暴力催收和法律诉讼;有人负责寻找借款客户,对借款人抵押房产进行核查;有人专门负责催收业务,对借款人实施暴力催讨和非法拘禁;有人代表王占智出席诉讼,进而侵占被害人房产。

  为加强日常管理,王占智还在组织内部设置了规章制度和纪律规矩。

  比如,规定了会议制度,定期召开会议总结放贷成果,并对贷款、催收成绩突出的组织成员实施300至500元不等的奖励,对工作懈怠、成绩平平的予以惩戒。曾有人因胆子小、成绩差,入伙十个月后便被解雇。

  比如,制定了“提成”机制,鼓励组织成员招揽借贷客户,对其按一定比例提成奖励。对于宋伟招揽的客户,王占智会拿出放贷本息的30%作为其提成。

  比如,明确了催讨纪律,团伙成员必须绝对服从王占智的领导,催讨时不得私自收受借款方的款项。团伙成员傅腾海曾私下向借款人董某海索要2000元,王占智、宋伟得知后,训斥了傅腾海并责令其不得参与放贷、催讨业务。

  找被害人同抓罪犯一样难 

  “王占智等人对外放贷100余例,已查实的受害群众有60多人,除了陈某是监察委移交给公安机关的,其余被害人都是我们通过调阅法院卷宗等方式一个一个刨出来的。别的案子都是有现成的被害人,而这个案子需要我们围绕犯罪嫌疑人先去找被害人,起点就和别的案子不一样。”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寻找被害人调查取证是全案的核心和关键,而在这个环节,每位民警都会有那么一段难忘的经历。

  与被害人见面前民警通常会与其电话沟通,有的被害人接到民警的电话、听过来电事由后,便会毫不犹豫的挂断电话,嘴里还会蹦出两个字——骗子”。专案组民警曾给一位被害人打过五六次电话,每次通话,被害人的语气都很不友好、态度都很抗拒,还声称如果再来电话他就报警。为得到被害人的信任,民警多方打听才找到其工作单位,当被害人在单位办公室见到民警时,才意识到自己判断失误了。

  “我找的那几位被害人有个共同特点,他们都觉得自己借款的‘利息’有点高,因为借款搭上房子吃了不少亏、有些不公平,但这终究是法院把房产判给的王占智,整个过程受法律保护,只能默默接受现实。”办案民警告诉记者,不少被害人直到警方调查取证时才意识到自己落入“套路贷”陷阱,多年的委屈突然间有了被伸张的希望。

  有的被害人在被王占智等人滋扰、侵害后,心生恐惧、避之不及,换了电话、换了工作、换了住处,民警只能通过走访其原先的邻居、同事一步步找到他的亲友,再通过其家属联系到被害人。有的被害人为躲债被迫远走他乡,怕牵连亲友常年不与家里联系,他们的下落就连家属也不清楚。

  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有的被害人实在是联系不上,他们就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在在押人员里面找了找,充满喜剧性的是,这一试让民警意外发现了8位被害人。

  “这几位被害人被关押在北墅监狱、潍北监狱、威海监狱、德州监狱、省女子监狱等多地,有的监狱规定办案民警只有在周二、周五才能进去。为提高工作效率、避免去了以后扑个空,每到一处我们都提前与监狱联系好。而有的事情在我们预约的时间段里没问明白,我们只能联系监狱再约时间。那段日子我们在路上来回窜,案子办下来,省内的监狱我们跑了一大半。”专案组民警说。

  查清一笔笔糊涂账 

  以王占智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自成立以来,已查明的客户多达100余人,每名客户都有借有还、涉及多笔资金往来,查清这一笔笔往来账目,对于认定其违法犯罪事实具有关键作用。

  而如果能掌握该组织的账本、了解其资金往来情况,专案组的工作将事半功倍。对此,抓捕行动前,专案组对参与行动的同志反复强调,抓捕时要注意发现证据、寻找账本。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民警们地毯式搜查后仍没发现账本。犯罪嫌疑人后来供述,只要他们侵占了想要得到的财产、将被害人榨干后,相关账目就会被立即销毁。

  据了解,该案共涉及10家银行、上百个账户的大量银行流水信息,每笔资金从哪来、到哪去,都可能与案件有关。专案组民警需要梳理银行流水的发生时间、往来金额、对手信息等内容,为证实双方的借贷关系提供依据。

  “有银行流水的情况还算是好的,我们能以银行流水为依据证实双方的借贷往来。很多时候借贷双方是用现金进行结算,借钱还钱的过程往往又只有借贷双方在场、没有第三方,我们只能从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口中寻找答案。”专案组民警说。

  “有的被害人知道自己借了多少钱,但还了多少钱、还的钱里面哪些是利息、哪些是本金,他们自己也搞不清楚。不少被害人都说这是笔‘糊涂账’。”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有的借贷发生在八、九年前,光阴荏苒、时过境迁,借贷双方对前期往来资金的记忆逐渐模糊,有的借款人记不清自己啥时候还过钱、在民警调取的银行流水印证下才回忆起来。

  期间,警方找过一位刘姓被害人了解情况,民警掌握的资料显示,他曾向王占智分两次共借款6万元,但他坚持自己只借过一次钱、借了3万元。后来,民警向其展示了王占智给他的转账记录,他本人始终不相信,自己去银行调取流水后才开始逐渐回忆起当时的情况、认定了两次借款6万元的事实。因为要确认借款金额,专案组民警前前后后找了这位被害人四、五次。

  为什么会有被害人进了监狱?民警告诉记者,有的被害人本身就是违法犯罪分子,他们找王占智借款后从事贩毒、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这也是其被捕入狱的原因。这部分被害人出于“自我保护”的考虑,在警方调查前期隐瞒了部分事实真相,给案件办理增添了不少难度,但民警多方印证后最终识破其阴谋诡计。

  不让黑社会死灰复燃 

  王占智等人实施“套路贷”犯罪过程中,侵占了被害人大量房产,这些房产有的已经过户,有的具备过户条件但尚未过户,有的不具备过户条件却被王占智等人实际占有。而那些已过户的房产,有的被出售,有的被出租,有的被拆迁后得到了补偿款或安置房,林林总总、形形色色。

  查清上述房产变动的来龙去脉,既是全面掌握黑社会组织违法犯罪行为、准确认定其罪行的关键一环,也是铲除黑社会组织经济基础、摧毁黑社会组织造血功能、防止黑社会组织死灰复燃的重要保障。

  对此,民警们往返于房产交易中心、被害人、看守所以及王占智等人侵占的各处房产之间,围绕房屋变更的起因、经过、结果展开了深入细致的调查。

  “因为要联系相关部门评估房产价值,王占智侵占的房子,不管是在市南、市北还是在李沧、城阳等地我们都去过。有的房子被王占智过户后又转手出售、出租,我们还要联系现在的房主、租户了解情况。这20多处房子跑下来,我也偷学了一身房产评估的本领。”专案组民警说。

  据了解,王占智侵占被害人的财产,可以说是敲骨吸髓、压榨到极致。有的被害人被王占智起诉到法院后,每月除留下七八百块生活费,收入全部被执行到王占智账户,王占智被抓后他的账户还在继续收钱。而那些被王占智侵占后又出租的房产,在其被抓后仍在为王占智赚取租金。在此情况下,打财断血就显得极其重要。

  “在案件办理过程中,专案组积极会同有关职能部门,全面调查以王占智为首的黑社会组织及王占智等主要成员的财产状况,并根据诉讼需要,依法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措施。”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侦查期间,专案组已冻结查封涉案资产8000余万元,有效避免了“黑财”被转移、隐匿,为法院妥善处置涉案财物打下坚实基础。

手机下载安装在临沂

来源:青岛新闻网    编辑:范涛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琅琊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琅琊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为琅琊新闻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 ,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作品版权,均为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所属媒体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临沂日报报业集团相应媒体授权,任何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违反上述声明者,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所属媒体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 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 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纠错邮箱:sdlangya@126.com
频道精选
房产
健康
汽车
财经
旅游
琅琊新闻网
移动产品下载区
琅琊网官方微信
琅琊网官方微博
在临沂客户端
临沂圈子
琅琊网临沂社区
临沂家居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