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山文化 >> 详细

百年坚守,只为山间那片绿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7-22 11:17:00

       在崎岖陡峭的山路上颠簸了三四公里,按照约定时间来到蒙山旅游区蒙阳峪村半山腰的护林人陈贵家中时,记者还是扑了个空。“刚才来了个驴友团往山顶去了,老陈不放心,跟着上山看看去了。”陈贵的妻子王奎莲告诉我们。 

  约摸过了一个小时,陈贵风尘仆仆地赶回家里。“江苏那边来的驴友,七八个人,没带火。”他边说边用手背擦了擦鼻尖上的汗。虽然没检查出火种,陈贵还是耐心地叮嘱了游客。“现在是火灾多发季节,细致点没错儿。” 

  陈贵今年47岁,皮肤黝黑,脸上几道深深的皱纹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显得苍老。谈起眼前这片林子,不善言辞的陈贵话多了起来。 

  一百多年前,陈贵爷爷的爷爷从山下的保太镇来到蒙阳峪村拦马墙子山落了户,带领子孙在此开垦荒山、植树护林。一代传一代,到陈贵这一辈已经是第五代。一个多世纪过去了,树林的面积由小到大不断蔓延,零星的树木变成了800多亩林海,当初光秃秃的山头也已是郁郁葱葱、苍翠遍野。 

  从记事起,陈贵就常跟着父亲上山种树、看山。 14岁那年,陈贵已经能和父亲一样,承担起植树护林的全部工作了。从青春年少到鬓染风霜,这一干就是30多年。 

  陈贵告诉记者,每到春天种树的最佳季节,他满脑子想的只有两个字:“栽树。”每天晚上睡觉前,他都要反复琢磨第二天要把树栽在哪儿。次日一早天不亮,他便扛上镢头和树苗直奔山里,刨坑、挖石、栽植、整土,一气呵成,一天下来种个二三十棵不成问题。最多的一次,他和妻子两人一天种了 60多棵树苗。“树比他的命还重要!人家下大雨的时候都是往屋里躲,他可倒好,下雨天就从来没在屋里待过,雨越大越往山里跑。”王奎莲嘴上埋怨,心里却满是心疼。“你懂啥?我那不是怕雨水冲坏树苗嘛!”陈贵说。 

  去年八月十五,陈贵照例到山上去修剪树枝。由于头一天刚下过雨,道路泥泞,石头上长了一层青苔,陈贵脚下一滑,从三米多高的山坡上摔了下去,左手手腕当场骨折。被紧急送往镇卫生院后,医生为他打了石膏,并叮嘱他要好好休息。结果陈贵回到家第二天就又跑到山里为树木修枝去了。“这林子离不了人,祖辈留下来的财富,不能毁在咱的手里。”陈贵说。 

  洋槐、马尾松、杨树、板栗、核桃……如今,这片山林里共种植了30多万棵树木。 

  层峦叠翠的林海花潮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防火的任务也越来越艰巨。每年10月份到来年5月份,是森林防火的关键时期。这期间,陈贵每天要巡山三次以上。每天早上6点多,他饭也顾不上吃,披上衣服就进山了。从家里到山顶峨子峪绕一圈,要走近8公里的山路,一天下来至少要走30多公里。邻居给他捎来耐穿的军用胶鞋,不出一个月鞋底的花纹就磨平了。一年到头,至少要穿坏七八双鞋。这些年走过多少山路,陈贵自己也数不清了。 

  一些驴友喜欢在晚上爬山,陈贵放心不下,时常半夜里爬起来到山里去巡查。树林里黑灯瞎火,只有呼呼风声和树叶的沙沙声和他做伴。夜里进山怕不?“一天走好几趟,每一座山头、每一道岭、每一棵树、每一块石头我都熟悉得很,有啥怕的?”常常有驴友半夜在山里迷路,不管多晚,老陈总会发挥熟悉地形的优势,帮助他们走出大山。 

  陈贵有一儿一女,家里靠着40只羊和每年收获的板栗、核桃维持生活,一年收入不过两三万块钱。不单是清贫,山里的生活也异常单调。这么多年,他一直默默守在这里,下山的次数手指头都能数出来。王奎莲有时也羡慕山下人的生活,方便、热闹,收入也高。然而她从来不提,因为她最了解丈夫:“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开,老陈舍不下这里。” 

  可陈贵不觉得苦。他告诉记者,活这么大,他没有一时一刻想过“撂挑子”。让他坚持下来的,不是别的,正是那份简单而又执着的使命感和对绿色的传承与守望。“多种一棵树,人们就能多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等到有一天我干不动了,就让儿子来种树护林,儿子干不动了还有孙子……”陈贵语气坚定地说。  

来源:  编辑:蒙山管委会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