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专题频道 > 崇尚科学反对邪教 > 反邪常识 >> 详细

态度改变理论在挽救工作中的运用

来源:赣韵网    发布时间:2018-04-10 09:47:00

  实践告诉我们,法轮功痴迷者的挽救工作之所以难,其实难在痴迷者各种根深蒂固的态度不易改变。当初,因其利益需要而选择法轮功,随后在多年的练功经历与精神控制作用下形成了对李洪志、对法轮功等方面的所谓正面心理平衡,反之则形成了对政府、对社会、对挽救等方面的所谓负面心理平衡。所以,挽救工作的基本着手点应该在于通过情、理、法等多方面的事理据陈,引发其内心冲突,改变其所谓正面平衡与负面平衡的心理态度,即可通过转变思想达到矫正行为的目的。

  一、态度改变理论综述

  心理学认为,态度是人类社会中最常见的心理现象,是态度主体对态度对象的较为稳定和一贯的心理反应,具有稳定性和客观性等特点。

  态度的形成是一种新态度的发生和发展过程,它强调的是一种态度从无到有的过程。

  态度的改变是一种态度由旧到新的发展、更替过程,即旧态度改变为新态度的过程。态度的改变有两种情况:一是态度的一致性发生改变,指原有态度的强度发生变化但方向没有改变;一是态度的不一致性发生改变,指旧态度转变为新态度的过程,态度的方向发生了改变。

  就法轮功痴迷者挽救工作而言,痴迷者在多年的所谓修炼过程中,认知、情感和意向经过多次的自我调整,尤其在精神控制的强烈抑制下,早已对李洪志、对法轮功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心理态度,内心已形成多种平衡,决定了他们在社会生活和为人处事中自筑藩篱、画地为牢但又毫无察觉、自以为是。因此,要解放练习者的心智,砸碎精神桎梏,必须从改变其态度开始。

  二、态度改变理论的应用

  前不久,应法轮功痴迷者刘某家属和原单位的邀请,笔者在刘家接触了痴迷者刘某:

  刘某,女,58岁,小学文化,山东人,1998年10月开始参与法轮功活动,自感身体受益。1999年7月,刘某曾经表示脱离法轮功,2002年出现反复,多半时间瞒着家人练功,对法轮功的歪理邪说学得多、“悟”得深,多次在暗地里参与各种违法活动。

  据其亲属与过去的同事介绍,刘某在当地属痴迷人员,曾经面对90多岁老母的苦苦哀求、新婚儿媳的长跪不起、丈夫的离婚要挟毫不动摇。据反映,刘某平时在单位没有明显的对抗行为,表面上能遵守管理规定,日常交谈中不阻止但也决不接纳别人谈论法轮功的任何问题,不封闭却也很少表达自己的见解,不辩解、不争论,但认定自己掌握的是宇宙真理。她平时心态平和,不急不躁,情绪平稳。在我之前,其家属和单位曾经邀请一些志愿者对她进行挽救,有关人员历经两个多月于情、于理、于法的交融并施,也不能使其改变法轮功立场,大家戏称她是一块写不上字的滑石板。

  鉴于此,笔者经过一天多时间的接触,发现该员始终处于一种平衡的心理状态,大有“波澜不惊”之势,其实就是态度改变的内驱力不足,导致其行为上“四平八稳”,表现在认知、情感和行为倾向性三方面基本协调一致。具体情况是:

  1、在认知上,刘某思维逻辑混乱,形成了法轮功的错误认知和法轮功病态思维模式。一是受歪理邪说的蛊惑、蒙蔽,错误地认为中国政府对法轮功邪教的处理违反宪法,是“最邪性的镇压”,从而对自己的违法行为缺乏正确认知,形成了一种“合法化的错误认知”,思想上丝毫不觉得理亏,反而觉得真理在握,继续坚定所谓修炼的信心;二是在刘某的心目中,李洪志就是“主佛”,自己坚修的是“宇宙大法”,对任何与现实冲突矛盾的事情,刘某都一概解释为:天上的理和地下的理是反着的;不能用人的观念看待神的事情;很多违背常理的情况,刘某自己也解释不清楚,但她坚信李洪志肯定有那样安排的道理,就这样形成了一套自我圆融的混乱解释体系;三是刘某在“学法”过程中,受法轮功邪说的毒化较深,在思辨能力基本丧失的情况下,又被驯化形成了一套抵御法轮功异化信息的免疫系统,比如,如果有人不让痴迷者继续修炼,李洪志就说他们是阻碍修炼与“圆满”的魔;如果他们身处“逆境”,则认为是“大法”在对自己考验。因为有这样的“免疫力”,则无论外界如何对他们进行干预,他们内心都能很好的抵御。所以很多时候,动之以情不行,晓之以理也难以奏效。

  2、在情感上,表现为麻木、呆滞。一是在法轮功邪教组织中,李洪志说“情”就是“魔”,要求练习者把“情”去掉,“修去名利情,圆满上苍穹。”“情可以产生所有的执著心”,“修炼就是去人的执著心”。在这些歪理邪说的作用下,在长时间的驯化中,刘某逐渐丧失正常的人伦情感,变得薄情寡义,犹如冷血动物;李洪志还强调“人要去掉这个情,慈悲心就显现出来了。”刘某认为“你们常人的情是低层次的,自私的,我们修炼人要的是慈悲众生,是无私的”,自己舍弃了常人的情,就是升华到了觉者的慈悲,而不是自私和无情,反而觉得自己很高尚。这也就不难理解其面对亲人的哭诉哀求心态平衡、无动于衷缘由了;二是刘某对“常人”在情感上的疏离和主动割舍,却把所有的情感都寄托到李洪志和法轮功上面,在她看来,自己早期脱离了法轮功组织,没有跟上“大法”的进程,此次先后遇到一些反邪教志愿者和笔者,其实是神在安排人的活动,一切都是短暂的,是“师父”给自己补过的机会,所以面对现实,不但内心没有失衡和冲突,还暗自幸庆;三是一般情况下,个体如果对某件事项已经形成了稳定的信念和态度,承担了一定的义务,就会成为难以放弃立场的全部力量,变成了信奉。刘某在重新练习法轮功后,曾经发誓再也不离开法轮功,加之家人看管严格,为法轮功付出的较少,内心充满了内疚和自责,因非法活动被发现后,感到终于可以全心全意投入到“大法”的练习中,天天暗自祈祷向李洪志“表白”,表示自己依照“师父”的指示,心甘情愿的承担一切后果不动摇。如此坚定的承诺,刘某表现出“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气概”。

来源:赣韵网 编辑:朱贵涛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