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专题频道 > 崇尚科学反对邪教 > 反邪常识 >> 详细

浅谈挽救中如何与习练者沟通

来源:凯风网    发布时间:2018-04-10 09:48:00

  作为一名社区关爱工作者,在与法轮功练习者接触的过程中,发现他们内心能感到我们的关爱是真诚的,他们面对我们关爱说理时,内心并不是铁板一块。如果我们地关爱中能把握好他们的内心活动,在此基础上把握好沟通角度,选准好话题,就能取得较好的效果。

  ——内心活动特点

  一是强烈的预感即将“圆满”作为心理支撑。部分练功历史较长的法轮功习练者受到法轮功精神控制,迷信个人在练功中的一些体验和谬误的理解,特别受近年来李洪志新“经文”的暗示以及明慧网的蛊惑,他们强烈地感到“圆满”即将到来。如2010年9月5日9月5日的“纽约讲法”中,李洪志信誓旦旦地说“正法必成”,“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而且“这一步一步会来的更近”,“用普通的望远镜都可以观察到天体的变化了”。然而“一个地上的人要成神就那么难,一个地上的人上天就那么难”,“圆满”的过程需要经受各种考验,包括所谓的“迫害”考验、“病业”考验等等。

  部分习练者除了听从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他们有的还自己的臆想,设定时间,他们共同的感觉法轮功信徒的“集体圆满”就在眼前的两三年。2009年,我们在挽救一位女性法轮功痴迷者,她就很自信地告诉我们2010年就是“圆满年”。他们的心理活动和行为服从于“圆满”的支配。对“圆满”的预期是他们抵制正确说理的一道坚固防线,他们在客观事实和正确说理面前即将对法轮功产生动摇和怀疑时,“圆满”的诱惑成了他们最后一道防线。他们在面对劝说外在的表现为要么言行激烈,要么从沉默对抗。

  二是投机博弈的心态作为支撑。这部分习练者,与上述的相似的方面都是以“圆满”为基础,但这一部分“学法”不深,十分现实,投机心理浓重,往往认为只要跟到底,法轮功就会给他们“好处”,甚至有部分痴迷者以此谋求去国外谋生的途径。他们认为长期跟随法轮功,付出了大量的心血不忍心放弃,坚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赌一把的心态,继续坚持痴迷。这部分人在现实中善于保护自己,不会轻易“冒险”。他们面对说理教育,外在表现比较平静,没有明显对抗行为,但一旦面对是否转化的选择,内心就会强烈拒绝。

  三是强烈担心转化将受到报复或陷入灾难。一部分法轮功练习者在李洪志恐吓下形成了“顺者昌,逆者亡”的强烈恐惧心理,面对挽救劝说他们十分恐惧,特别是正确的说理触动了他们内心之后就会发生连串的不正常反应,有时还会表现为轻重不一的精神分裂或神经官能症(如幻觉迫害、或浑身不自主的抽搐或颤抖、意识不能自控而产生自残)等现象。这部分学员本身或者亲属在人生中可能曾遭遇过天灾人祸等不幸经历,心灵上受到严重创伤,十分惧怕历史重演,他们以法轮功“消业论”和“法身保护说”来求得心理安慰乃至终生的“人身保护”,因而惧怕认知法轮功实为骗局的真相,惧怕劝说。

  四是强烈的依赖性,惧怕失去精神寄托。部分法轮功痴迷者长期沉迷法轮功,精神上产生了强烈的依赖感,他们在爱情、工作、家庭、身体等方面不如意或有挫折感,因面在虚无缥缈的世界里寻找精神寄托,这部分学员通常是对法轮功了解不深,也没有什么神秘体验。当他们面对挽救时,一般反应平淡,语言对抗较少,但内心苦闷、矛盾,他们害怕放弃法轮功会迷失方向,陷入空虚。

  ——沟通方法

  一是开启并延续正常的思维习惯。行为长期被重复就成为习惯。思维和话语行为也是如此。面对深度的法轮功痴迷者时,科学的方法是避开他们根深蒂固的法轮功思维,而是把关注点放在启动他们正常人的思维上,于是日常生活就成为了最好的沟通内容。因为,法轮功练习者在生活中他们都在担当着一定的正常人的角色。否则一谈及法轮功,他们可能会立即进入法轮功的思维,并且以法轮功的思维进行防御。在交谈日常生活中,我们同这些痴迷者会有共同的话题,比如,家务、购物等,持续地进行交谈,将为启动他们正常的思维提供了机会,再持续下去,有可能会找到开启他们正常思维的钥匙。

  同时,有效的双向沟通的先决条件是和谐的气氛。所以与他们沟通和谐的气氛十分重要。长期迷恋法轮功的练习者,他们绝大多数是受害的弱者,在他们人生的经历中都曾有过挫折或不幸的经历。因此,面对他们,我们的挽教要施以爱心,要有耐心,要倾听他们诉说,在平等的基础上逐渐使他们对关爱产生信任。2009年上半年,一位痴迷法轮功的女性,长期练习法轮功,并患有癔病,我们在挽教关爱她时,我们用了二个月的时间与她聊家常,谈人生,耐心细致照料她的生活,她逐渐开始正常考虑问题,最后她从法轮功邪教里走了出来。

  二是寻找恰当的关联点迂回引导反向思维。法轮功歪理邪说是经不起理性和科学反驳的,但是痴迷者却把其奉为“圣径”,如果直接对他们进行批驳,这些痴迷者是难以接受的。但是,如果我们选择其中的关联点,在他们在尚未穿戴“法轮功的战衣”时,迂回进行交流,有可能启发他们的反向思维逻辑。举例说明,在揭露李洪志所吹嘘的以他的神通“能将铝条、铜条变成黄金”的神话时,我们不直接入题,而是从物质转变这个关联点说开去,让被关爱者说出结论,开启被关爱者对法轮功进行质疑性思考的开关。例如,在挽教关爱一名有研究生学历的习练法轮功十多年的痴迷者过程中,我们与他探讨交流利用他学理工科领域的问题,激发了他的兴奋点,并给予他鼓励,在引导下逐渐谈及一种物质转变成另一种物质(不同元素的转化)的条件,即核物理反应的课题。在正常思维的驱动下,他的叙述是遵从科学的,结论是符合科学的。此时,我们立即把他的结论和李洪志变铝条、铜条为金条的宣传进行了比较,这位被关爱者突然一怔,说道;“我还真没想这个问题”,通过这个对比过程,他对《转法轮》开始质疑性思考。

  三是解剖所见事实打破“圆满”神话。在挽救和关爱过程中,说服法轮功痴迷者放弃的“圆满”幻想,从正面说理难度较大。但我们可以变换角度,我们可以利用他们身边熟悉的法轮功功友包括转化的或尚未转化的正反两方面事例来进行解剖,也可以用他们自身的问题作为题材。在挽救关爱一名女法轮功痴迷者时,她关系最密切的一位法轮功功友患有高血糖疾病,病情日益加重,就在我们做工作的时候双目几乎失明。我们用这个典型的事例细致地进行了解剖,这位女法轮功学员震动很大。在此基础上,我们还列举了大量的此类事例,这对她的转变了很大作用。还有一位患有肝病的男性痴迷者,认为长期练习法轮功医治好了他的疾病,我们就为他做了一次体检,当他看到体检报告上显示乙肝病从小三阳变成大三阳的时候,他十分震惊,他开始怀疑法轮功的邪说,直至彻底否定。

来源:凯风网 编辑:朱贵涛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