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专题频道 > 崇尚科学反对邪教 > 红色沂蒙 >> 详细

临沂籍抗战英模后人:牢记历史 负重前行

来源:沂蒙晚报    发布时间:2017-12-14 08:45:00

“那段历史是屈辱和沉重的。我们不是在倡导民族仇恨,而是提醒每一个人勿忘国耻,避免历史悲剧的重演。”

  红嫂祖秀莲后人张在召:沂蒙人不能忘本青年人更应记住这段历史

  12月13日一早,沂蒙红嫂祖秀莲后人、沂水县院东头镇桃棵子村党支部书记张在召在朋友圈里转发了题为《铭记历史:南京大屠杀公祭日》的文章,“那段历史是屈辱和沉重的。我们不是在倡导民族仇恨,而是提醒每一个人勿忘国耻,避免历史悲剧的重演。只有民族富强了,才能不受欺辱,今天的幸福是前辈们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沂蒙精神不能忘,红嫂精神不能忘,沂蒙人不能忘本,青年人更应记住这段历史!”张在召说。

  “蒙山高,沂水长……我为亲人熬鸡汤,续一把蒙山柴,炉火更旺,添一瓢沂河水,情深意长……”红色经典歌曲《沂蒙颂》广为传唱,《沂蒙颂》讲的就是红嫂祖秀莲的感人事迹。

  1941年的深秋,日本帝国主义对沂蒙山抗日根据地实行“铁壁合围”大扫荡。一名八路军战士在桃棵子村的挡阳柱山附近侦查时,被前来扫荡的日本兵发现,身中五弹、两刺刀,日本兵以为这名战士已死,便离开了。

  这名战士深受重伤,但生息尚存。他凭着坚强的意志爬到一户人家的门口,昏死了过去。这户人家主人叫张文新,妻子叫祖秀莲。祖秀莲在出门倒水时,发现了这个“血人”,在日本鬼子不停扫荡期间,将其带回家救治近一个月,还把家中仅有的一只下蛋母鸡杀了,熬成鸡汤给这位战士补充营养,直至后来把这位战士秘密送到附近的八路军医院。

  解放后,这位战士因伤复员,他并没有回老家山西,而是将家落在了沂蒙山腹地,因为这里有他的救命恩人“张大娘”。1956年,这位名叫郭伍士的战士终于找到了祖秀莲,并携带妻儿来到桃棵子村,认祖秀莲为母亲,给她养老送终,直到1984年去世。

  1961年,祖秀莲和郭伍士的故事,牵动了《铁道游击队》的作者、时任山东省文联副主席的刘知侠的心,在深入采访后写下了《沂蒙山的故事》、《红嫂》这两篇以祖秀莲和郭伍士为原型的小说。后来淄博胶州京剧团根据这两篇小说编成了京剧《红嫂》,山东京剧团又多次打磨,并邀请我国著名的京剧大师、梅派关门弟子、青岛京剧团团长张春秋出演红嫂,在北京、北戴河等地演出,受到了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得到了广泛赞誉。毛主席说,红嫂这出戏是军民鱼水情的戏,演得很好,要拍成电影,教育更多的人,做共和国的新红嫂。

  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八一电影制片厂先后拍成两部电影,一部是现代芭蕾舞剧《沂蒙颂》,一部是现代京剧《红云岗》。在电影《沂蒙颂》中,有一首好听的插曲,名字叫《愿亲人早日养好伤》,歌词就是“蒙山高,沂水长……军民心向共产党,心向共产党……”

  “毛主席还托人给祖秀莲送来一件衣服。”张在召说,在那之后,祖秀莲每次外出作革命传统教育报告,就穿上那件水蓝色的衣服,八十多岁了还到南墙峪水库修建现场参加劳动,鼓舞士气。直到1977年老人家去世。

  红色的土地,必定有红色的基因。如今,祖秀莲的重孙张在召继承了先辈的遗志。自2006年,张在召担任桃棵子村党支部书记以来,先后整修了4400米的上山机耕路,硬化村内道路2000余米,新建办公场所1处,对全村的电网实施改造升级,新建蓄水池5个,修建塘坝12处,极大改善了群众生产生活条件。在第一书记和爱心企业家鹿成增的帮助下,在村里最好的位置建起了“沂蒙红嫂祖秀莲纪念馆”,同时,利用红色资源和秀美的风光发展乡村旅游,发展了30多家“农家乐”。并吸引投资1.98亿元,设了“藏兵洞宾馆”、崖壁观光火车、朝阳洞瀑布等设施和景点,让曾经的贫困村,变成了远近闻名的红色旅游村。

  “红嫂不仅是我的家人,更是我的精神领袖。”张在召说,先辈们留给后人的不仅仅只是遗产,而是那永不磨灭的精神,身为红嫂的后人,他有责任和义务带领着红嫂家乡的父老乡亲致富奔小康,同时,身为红嫂后人的他更有责任和义务将这份惠及沂蒙山乃至全国人民的红嫂精神发扬光大下去,让沂蒙精神传遍祖国大地,让这份难忘的历史,深入人们的心中。

  沂蒙晚报记者 庄成

  “中国人应当牢记这段历史,发扬拼搏、奋斗的革命精神,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越来越富强。”

  沂蒙母亲王换于孙女于爱梅:应当牢记这段历史把我们国家建设得越来越富强

  12月13日一早,于爱梅来到母亲张淑贞家中,和母亲一起观看“国家公祭日”的新闻报道。“我和母亲为被屠杀的同胞感到痛心。中国人应当牢记这段历史,发扬拼搏、奋斗的革命精神,把我们国家建设得越来越富强。”于爱梅坚定地说。

  当天是南京大屠杀80周年纪念日,这个特殊的日子,开启了于爱梅关于战争年代的记忆。于爱梅的奶奶是沂蒙母亲王换于,抗战时期,王换于携儿媳张淑贞等家人创办了战时托儿所,收养八路军子女和烈士遗孤,三年时间里她们亲手抚养了30多名革命后代和8名战士遗孤,其中包括徐向前的女儿、罗荣桓的儿子和女儿等等。王换于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张淑贞及家人1939年3月入党,并肩负起照顾八路军子女的任务。1939年,日本军队来到沂蒙山区,其中有一支被称为“阎王队”,这支部队灭绝人性,见人就杀,就连鸡、狗、鹅、鸭都不留活口。乡亲们对他们恨之入骨。于爱梅母亲所在的村里,就遭受过阎王队的扫荡。其中一个老人带着孩子没能及时逃走,被日军发现,老人被日军刺了20多刀,孩子被用军刀劈成两半。

  日军的残忍没有让沂蒙山区的人民屈服,反而唤醒了人民的强烈反抗。大家紧密团结在共产党周围,在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和日军展开斗争。有的加入八路军打鬼子,有的在后方支援前线。张淑贞是爱党拥军的接力者,她和婆婆王换于一起创办战时托儿所,还担任两个村的妇救会长,负责13个村的抗日宣传和发展党员工作,发动、组织群众积极参战、做军鞋、缝军衣、筹军粮等支援前线。“沂蒙精神形成于抗日战争,升华于解放战争时,发源于沂蒙革命老区,成长于齐鲁大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们永远牢记共产党人为人民英勇奋斗的崇高品质,牢记沂蒙人民无私奉献的博大情怀,党政军民生死与共水乳交融共同铸就的沂蒙精神,在当代更应该传承和发扬。”于爱梅说。

  于爱梅表示,虽然南京大屠杀已经过去了80年,但30多万同胞的亡灵依旧在提醒着我们:勿忘国耻!振兴中华!中国人应该保持清醒,不能有片刻的忘却与麻木,绝不能忘记历史、忘却苦难。于爱梅提议,沂蒙革命老区有光荣的历史,青年人要学习历史,了解历史,以史为鉴,避免历史悲剧重演,同时,发扬革命老区的优良传统,将沂蒙精神永远传承下去。

  沂蒙晚报记者 李依璐

  风雨如晦的历史,不能忘却!抗战期间,日军在临沂制造的惨案

  80年前,侵华日军野蛮侵入南京,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惨案。30余万同胞惨遭杀戮。鲁南重镇临沂,在1938年春成为日军急需攻占的战略枢纽,尽管“临沂保卫战”延缓了日军侵占的速度,但1938年4月21日,临沂城还是沦陷了。日军进城后展开了大屠杀,3000多人遇害,原本繁荣的临沂城被血洗,变成了一座空城,成为临沂抗战史上最大的血案。

  除了临沂大屠杀,日军还在临沂制造了一系列惨案。一个个惨案也都警示我们,不要忘记国家风雨如晦的昨天,不要忘记那段沉痛的历史。

  1.上下峪子惨案

  1938年3月6日深夜,驻扎沂水城西南15华里的上峪子村的国民党沂水县政府保安队队长范桐山,带领保安队武装偷袭了沂水城南日军岗楼。3月8日晨,沂水城日军两个排突袭并封锁了上、下峪子两村,开炮轰击,进行报复。此时范部已撤走,村民慌作一团,纷纷向南跑去,北山上机枪子弹雨点一样落下来,许多人倒在弹雨中。接着日军冲进村中,将村中来不及逃走的村民30人赶到下峪子村东北沟子里,当靶子逐个用机枪射杀。

  2.古城村惨案

  1938年3月下旬的一天早晨,日军冲进古城村,逢人就杀,见屋就烧,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将该村变成了一片废墟。没能逃走的62名老弱妇女和残疾人全部被杀死。有一户被杀绝。一个躲在墙角的老太太,被日军拖到街上活活烧死。日军制造的古城村惨案,使112户人家流落他乡逃荒要饭,有6户被迫卖儿卖女。

  3.大岭村惨案

  1938年3月下旬,日军将临沂城西的大岭村包围,而后向村内发射炮弹。日军进入村子后,枪杀27人,不少妇女被强奸。躲在村西观音堂里的47名村民,被日军架起机枪扫射,除2人幸免外,其余全部被打死,全村总计被杀死70余人。姜志茂、赵洪义等4户被杀绝,全村300多间房屋被烧光。

  4.临沂大屠杀

  1938年4月21日,日军侵占临沂城后,对无辜居民进行疯狂的大屠杀。在大街小巷密布岗哨,架起机枪,挨户搜查,堵门杀人。日军每到一家,遇人就杀,对妇女先奸后杀。未及走脱的居民,纷纷逃向西门里德国天主教堂,可是德国神父紧闭大门,百呼不应。在此聚集的700余人,全部被日军用机枪射杀。在城内西北坝子3个防空洞及西城墙根躲难的群众480余人,除婴儿宁振芳幸免外,全部被惨杀。日军搜查城隍庙东杨家园时,妇女纷纷跳井自杀,顷刻之间尸体塞满井筒。日军疯狂屠城达10余日,全城居民被杀害2840余人,加上城郊被杀的,共达3000人以上。

  日军在屠城的同时还纵火。从火神庙以西、僧王庙前至聚福街东、洗砚池街以南,直到石碑坊、杨家巷至刘宅一带,大火一直持续烧了六七天,整个城西南隅化为灰烬。南关老母庙前、阁子门外的房屋也全部被烧光。

  沂蒙晚报记者 唐丽丽

来源:沂蒙晚报 编辑:朱贵涛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