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专题频道 > 崇尚科学反对邪教 > 警示案例 >> 详细

全能神将魔抓伸向无知老人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发布时间:2018-04-09 09:24:00

  最近,在上思县叫安镇高福村平中屯里,58岁的潘玉仿佛成了“名人”。在过去的几十天里,村里人都知道她误入了邪教,成为屯里茶余饭后的话题。改变潘玉(化名)生活轨迹的正是她同村的好姐妹王娇(化名)。王娇在圩市上认识了邪教骨干黄丽(化名),之后被邪教利诱加入主神教。随后,王娇劝说潘玉加入主神教。直至2016年10月9日晚上,正在参加主神教传教活动的潘玉等14名老人,突然被群众举报。他们才知道自己参加了邪教组织的传教活动。尽管主神教被取缔长达21年之久,少部分痴迷者、骨干仍将“魔抓”伸向那些老人。

  受骗者为“神”“捐款”

  2010年春,潘玉因为腰椎骨质增生,神经受压迫致腰疼、腿疼,背部向上拱起,如同一座小山。当听说加入主神教,疑难杂症不治便愈后,她和其他受骗者一样,不自觉地把主神教当“神”一样的崇拜。

  “入教前,本来说好,不交钱的。后来黄丽告诉我们,世界末日快要来了,有多余的钱,先交由神教保管,才能上天堂。”潘玉被采访时跟笔者如是说。她还跟笔者倾诉,黄丽告诉她,只要向“主神”祷告,驼背就能治好,黄丽还暗示她在“治病”前,往“功德箱”投放至少180元,才能见效快。

  这让潘玉产生了怀疑。可在黄丽要求捐款时,由于怕得罪“神灵”,怕遭天谴,潘玉还是随同其他人捐了50元。“黄丽说,只要踏进主神教的门槛,不听话全家人都会遭殃。”想了许久,心有余悸的潘玉跟笔者说出了缘由。

  说到那50元钱,潘玉懊悔不已。平常孙子想买肉吃,潘玉都舍不得花,而今驼背没治好,却白捐了50元,这是她每月农村低保补助收入的一半。

  受骗者有病不治

  现年57岁王娇与潘玉有着相同的遭遇。2016年8月,主神教传教人员黄丽,从上林县再次流窜来到上思县,趁着圩市散发邪教“福音”。王娇在看完黄丽偷偷摸摸散发的宣传资料后,很期待“神”能尽快改变家里贫困的现状。在黄丽的鼓动下,王娇加入了主神教。

  面对笔者的采访,王娇坦言:“前几次传教,大家都是吃饼喝茶,毫无异样。黄丽当时还给我20元买肉吃,所以我信了。”

  但后来发生的事情令王娇始料未及。王娇年事甚高,身患高血压,经常头痛、头晕,长期需要治疗。加入主神教后,她经常饿着肚子打坐念经,坚信“不吃药祷告病就好”的谬误,还错把高血压导致的面红当成气色好,病情因此拖延。

  不久,王娇因高血压导致心肌梗塞差点摔倒,住院后的王娇打了两天点滴,花销将近一千元,这让本就贫困的王娇一家雪上加霜。在一旁看护的媳妇为此还说了气话:“哪有生病不治的道理?看吧害得家人轮流看护,别老糊涂了害人。”当时的王娇听后沉默不语,在她看来,此次住院只是“意外”。用黄丽的话说,就是妖魔作祟引起的,要用祷告战胜病魔。

  这一切的发生并没有使出院后的王娇“悬崖勒马”。因为黄丽告诉她:“你的子女、儿媳是福薄之人,是魔鬼的附身,我们是“神的成员”不要和他们接近,远离他们。”对黄丽说法的默认,让王娇与儿媳之间隔阂越来越大,这位老人从此开始背离生活,漠视冷落亲人。

  骗人者亦是受害者

  潘玉、王娇口中的这位黄丽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笔者就黄丽传教一事从上思县相关部门了解到:黄丽系平南县寺面镇六合村人,事实上她也是邪教组织的受害者。她受主神教洗脑极深,缺乏独立的人格、独立的思想、独立的是非观念,拒绝一切援助治疗。“要嫁只嫁主神教教徒”的戒律让她至今未嫁,她是主神教敛聚钱财的工具,每月要将邪教成员的“善款”上缴,存入指定帐号。

  笔者在调查中发现,黄丽之前频繁在防城港市上思县华兰乡进行非法传教。2006年被拘役后,她将传教的地点换成了思阳镇和叫安镇。每次黄丽流窜至上思传教,不携带任何有效身份证证件,都是她的上线安排面包车,在接近传教地点的地方停车,然后步行到传教点,如有任何风吹草动,她就立即走人。

  黄丽找准农村贫困家庭中老年人,害怕穷困,贪小便宜,对科学常识了解不够的心理,常打着正统宗教的旗号,变着法儿蒙哄不知情的老人。仅在2016年当中,被她骗的人就达到14人。但黄丽从未认识到错误,她说,他们都以“禅号”互称,更不知道上线家庭住址,教规里不允许打听对方的信息。她还说,每到夜晚她冥禅之时,她会看到“主神”刘家国在召唤她,并叮嘱她为神分担忧伤,为神国输送人才。

  相关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还告诉笔者:“黄丽拒医拒药,她对所有的对主神教不利的说法抱着怀疑、否定的态度。跟她同一批的邪教成员病的病,老的老。如果去世了,黄丽就当是教友修行圆满去天堂了。”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编辑:朱贵涛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