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我永远的骄傲 (赵志全的女儿 赵龙)

琅琊新闻网

  我眼里的爸爸有着山东人最典型的特点,他淳朴善良,待人真诚,他也有着射手座最美好的特质,勇敢无畏,他热爱生活,意志坚强,以梦为马,一路披荆斩棘。

  我的爸爸出身贫寒,在那个贫穷的小山村里,爷爷奶奶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参加农业劳作,爸爸下面还有四个年幼的妹妹,作为长子,爸爸过早地承担了生活的重担,每天早晨他必须早起下地,挣足了工分才能步行十几里去上学。1977年恢复高考的时候,爸爸几乎没有时间来复习功课,只能在劳作的间隙抽时间看上两眼书。

  在大学时代,因为家庭贫困,爸爸得到了最高额度的国家助学金,可就在这笔微薄的生活费用里,爸爸还要千方百计省下大部分寄回家里。家里带来的一床小被子,盖着了上身就盖不着下身,爸爸回忆起这段经历曾经说过恨不得把报纸头都捡起来盖在身上。爸爸曾经无数次地向我讲述过他代表青岛化工学院参加青岛市大学生运动会万米比赛的情景。那时候主办方提供免费的伙食,爸爸每次回忆起这个场景眼里都放射着光芒,“那么多的包子,肉馅的,可以敞开了吃,从来没见过那么多的肉包子”。可正是因为吃了太多的包子,比赛刚刚开始爸爸就觉得肚子疼,但他还是坚持跑完了比赛,拿到了第八名的成绩。

  爸爸经常对我说你没挨过饿,你不知道挨饿的滋味。他曾在一次访谈中说过,我来自农村,可以说尝遍了生活的艰辛和不易,所以我始终有一种平民情怀。很多人以为成功是赚很多钱,然后满足自己的各种欲望。可事业做得越来越大的爸爸,和当年那个在山村里放牛的孩子,是同一个人,他始终是那样的朴素,始终真诚和善良地对待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他总能设身处地地替那些身处困境的人着想。他资助过不计其数的贫困大学生,帮助很多山村打井修路,总是把员工当成自己的孩子,无论谁家里有困难都可以去找他。每逢过年,爸爸妈妈就会和那些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回家的年轻员工们一起包饺子吃年夜饭,让他们真切地感受到如同家庭一样的温暖。有一次在爸爸办公室,看到他对着一封信出神,我问他信上写了什么?爸爸说,有患者写感谢信,说我们的心通口服液疗效真的是非常好,但是同时也说家庭十分困难,无法承担长期药费。我问爸爸,你打算怎么做?他忽然抬起头笑了一下说,明天找人照着这个地址寄一箱过去。

  毕业后爸爸本可以留在大城市,但是为了照顾家庭,他缠着负责分配的老师把他分配到离家最近的地方。1987年10月25日,爸爸在比今天的我还要年轻的年纪,在承包经营的竞选中脱颖而出。他最早的理想很简单,就是纯朴地想要把企业运转起来,职工能够生活得好一点,把工资发了,作为国家培养出来的大学生,自己也能够发挥作用。父亲没有想到,这条艰难的创业路,这一走,就是一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父亲一头乌黑的自然卷渐渐变得灰白。在我的童年记忆里,我以为爸爸是不需要睡觉的,在那间我们住了20年的宿舍里,每次我夜里醒来,总是看到书房里的灯还是亮的,爸爸一边工作一边一支烟接着一支烟地抽着,那满屋子的青烟在灯光下在缭绕在飞升,那是我童年甚至是一生最难忘的画面。他总是缺席我的学校活动,甚至连大学报到也不能陪着我。十七岁参加成人仪式的时候,我意外地收到了父亲的成人寄语,读到第一句的时候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女儿长大了,要展翅飞翔,好像忽然间孩子长大成人了。孩子,你又将开始新的历程,更多地面对社会生活,去接受风雨磨练吧!人生的道路是不平坦的,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勇于面对。”信很长,我一边读一边感受着来自父亲的鼓励,虽然他工作忙,但在我人生中重大的时刻,他不是缺席的,他始终在我身后。

  2002年,爸爸开始了新时代药业的建设。也正是在这一年,爸爸被诊断为胸腺癌晚期,并且在确诊的时候就已经转移到了肺部。病魔并没有让爸爸的意志有半分消沉,反而激起了他更大的斗志,从那时起,父亲就下定决心要用尽他毕生的心血,争分夺秒,把这个他一手打造起来的企业推向巅峰。

  为了企业的稳定发展,爸爸对我们下了死命令,“不能说,不管对谁都不能说。”我们一直严格保守着爸爸生病的消息。在鲁南这个拥有万名员工的大企业里,好像跟着爸爸永远都有美好的明天,他就是军心稳定的保障。有人在父亲去世后说过,“永远也忘不了赵总最后的模样,对鲁南人来说一直像大山一样地存在的他,就那样像个孩子一样孤单瘦弱地躺在那里,到底是经受了怎样的痛苦和折磨啊”。为公司和员工保驾护航到最后一刻,是父亲用生命书写的深情。

  保守这个秘密有多困难?在爸爸同病魔斗争的十二年中,癌症从胸腺转移到肺部,动脉血管,还有脑部,爸爸接受的治疗远比放化疗要复杂。可他从未长期的住院治疗或者疗养过。有很多重大的医疗程序,理应在医院得到监护,但爸爸都是尽量保密地进行的。2002年,爸爸做完开胸手术后的第十天就在病房里召开了领导班子会议,那次手术给爸爸留下了30多公分的疤痕。手术后不到一个月,他不顾医生的劝阻就回公司召开了业务大会,任何人都不能在他坚强的外表下发现一丝一毫的异样。他不仅仅要做到忍受病痛,还要刻意地拼尽全力给大家留下强健的印象。

  2007年,有一次在饭桌前,我走到爸爸身后想帮他揉揉肩膀、捏捏头,可不小心把爸爸的假发扯了下来,我当时惊呆了,不知所措地看了妈妈一眼,妈妈的眼泪涌了出来,当我再看向爸爸的时候,他好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不敢看我,只是默默地把假发捡了起来,又静静地把它戴好,对妈妈说:别哭了。我这才知道,因为癌症转移到脑部,父亲在两会间隙做了伽马刀的手术,并没有接受住院护理就回来了。

  2011年的时候,因为肺部癌细胞发展迅速,上海主治医生制定了三个月的化疗方案,可是父亲觉得三个月太久,会让大家产生怀疑,于是选择了疗程很短但是对身体副作用极大的质子治疗。为此,父亲和主治医生发生了很大的争执,而这样的选择对父亲的肺部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

  父亲酷爱乒乓球,这个爱好一直坚持到了身体实在不能支撑。爸爸是一个低调谦虚的人,唯有乒乓球是例外,父亲说起自己打乒乓的技术时总是信心满满。所有看过我父亲打乒乓球的人,都会对他爽朗的笑声记忆深刻。父亲每赢一个球,就会做出一个胜利的姿势,再大声地给自己一个喝彩。别人听不出来什么,可是我懂,爸爸是在用这样的方式鼓舞自己,喝彩声里有他战胜病魔的信心,有他向命运挑战的勇气。爸爸凭借着他超常的乐观精神和对未竟事业的热爱,已经创造了生命的奇迹。

  英国作家毛姆曾说过这样的一段话,“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生活是由环境决定的,一些人在命运的捉弄面前,他们不仅逆来顺受,甚至不能够随遇而安,还有一些人,他们把命运紧紧地掌握在自己手里,仿佛一切都要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创造生活。这样的人虽然寥若星辰,却深深吸引着我。”我很幸运能有这样的一个父亲,他一生要强,只问耕耘,不问收获。他如何做人做事已经融入了我的血液中,他教会了我人生的意义,也让我明白了责任和使命的含义。

  每一次有人怀念父亲,有人在父亲的故事里得到了感动,父亲就在我们的记忆里又活了一次。能陪伴他走过虽然坎坷曲折但也激动人心的峥嵘岁月,是我一生莫大的荣幸。愿父亲在另一个世界里安好,每天都是阳光灿烂,每天都能开怀大笑。

  赵志全的女儿 赵龙

编辑:扬清 来源:琅琊新闻网

手机版 | 电脑版 | 客户端
琅琊新闻网 www.lang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