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起飞的地方 (鲁南制药集团科研部 赵丽丽)

琅琊新闻网

  2005年,我从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化所博士后出站,当时,美国亚特兰大Emory大学已经批准了我的工作申请,并同意让即将从南开大学博士毕业的男朋友刘忠一同前往。

  就在我为多年的梦想即将实现而感到无比兴奋时,男朋友却打来电话说,他决定去鲁南制药工作!听到这个消息,我目瞪口呆!我搞不懂,是什么让他放弃美国如此优越的工作条件,决定要去一个偏远山区的企业?

  接下来的那段日子,我在电话里苦口婆心地劝过,动之以情地聊过,怒不可遏地吵过,甚至一度提出分手……但他意志坚定,而且在毕业后义无反顾地去了鲁南制药。

  2005年9月,因为父亲要做一次大手术,我回国探望,趁机去了一次鲁南。其实,第一次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把男朋友带到美国去……

  赵总听说我来了,要见我一面。第一次见到赵总,印象深刻:高大的身躯、花白的头发、慈祥的面庞、爽朗的笑声,自信睿智,热情随和,让人感觉亲切,温暖!尤其是让我感到震撼的是,赵总对国内外新药研发领域的发展趋势,有着非常独到的见解,甚至让专业从事药物研发的我都自叹不如!赵总还说:“我们这里是革命老区,缺人才呀!鲁南的发展,需要你这样优秀的人才!刘忠决定留下来,我很感动;我希望,你也能留下来……”

  后来,赵总又提到了父亲的病情。他说:“我也有一个女儿,我知道父亲对孩子的那种爱!现在你父亲病了,一定要把他治好!”顿时,我被关怀的温暖包围着,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但是,我并没有忘记此次鲁南之行的使命!当我再次表明态度,男朋友拉着我的手,深情地说:“你知道吗?今天我们刚离开赵总的办公室,赵总就亲自打了三个电话:第一个电话,安排为你购买回老家的机票;第二个电话,为你的父亲准备了十万元的前期治疗费用;第三个电话,安排邀请最优秀的专家为你的父亲会诊治疗……”

  那一瞬间,我陷入了沉思!父亲是我最爱、最牵挂的人,赵总与我非亲非故,却对我的父亲如此关心!也许,就在那一刻,我开始理解并懂得了男朋友的选择!

  在赵总的帮助下,父亲从老家转到北京最好的医院,得到了良好的治疗!期间,赵总还数次打电话给我,询问父亲的治疗情况,钱够不够用,还有什么需求,更让我感动的是,赵总还委托工会主席,专程探望父亲……

  返回美国的日子日渐临近,我终于做出了一个对我来说真的是很大、很难的决定:留下来,留在国内,留在鲁南,和我心爱的人,在一起!共同追逐我们的梦想!

  回首往事,总是忘不了那些让人感动的点点滴滴……

  2005年10月1日,我们有幸参加了公司每年为员工举行的隆重的集体婚礼。婚后,我把父亲也接到了身边。记得有一次下班回家,父亲激动地告诉我,今天在楼下和赵总聊了很长时间!我很诧异,我的父亲在大西北的黄土地上生活了一辈子,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赵总居然和他聊了那么久!父亲说,赵总问了他的身体状况,问家里有什么困难,还说:两个孩子放弃了美国舒适的工作环境,在我这里受苦了……那天,老实巴交、不善言辞的父亲,说出了一句让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话:“赵总是个好人,咱得对着得住好人!”是啊,40平方米的小房子他住了20多年,但我们刚来鲁南就住进130平方米的大房子;他乘坐的是一辆普通桑塔纳,却给我们了配备了桑塔纳2000;给我们制定了每月1万元的工资标准,这比当时赵总的工资都高……有这样知冷知热、关怀备至的老总,有这样求贤若渴、知人善用的伯乐,有这样志同道合、情同手足的挚友,我们怎能不热爱鲁南?我们怎能不努力工作?

  2005年11月,我开始启动实验室的筹建工作。经过认真细致的考察和调研,我列出了需要采购的设备清单,费用超过了5000万!当时,我的心情忐忑而纠结:那几年,由于建设新时代投资巨大,公司资金非常紧张!用这么一笔庞大的资金,赵总他会同意吗?我一想到赵总曾经给我说过:我要给你建最好的实验室,提供最优越的科研条件。于是,我鼓足了勇气走进了赵总的办公室。赵总在认真听取了我的汇报后,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一个电话把分管财务的副总叫来,要求不管资金多么紧张,都要优先保证筹建实验室的费用!就在那一刻,我被赵总的举动深深地打动了,赵总用实际行动印证了对他科研工作的高度重视。自2001年以来,公司平均每年都拿出销售收入7%以上的资金投入到科技研发工作中,最高年份甚至高达几亿元,这是国内一般药企很难做到的。

  每当我们走进心爱的实验室,一种感恩之情便油然而生。赵总给了我们充裕的时间,尽管没有明确每个项目必需完成的期限,我和爱人还是常常一个忙得睡不上觉,一个急得睡不着觉。经过我们和全体科研人员的共同努力,先后研发了器官移植用药、癌症治疗和类风湿性关节炎治疗的多项产品。这些药物,都是在国外市场上销售额巨大、技术含量极高的产品。

  如今,公司拥有了一支由20多名博士、800多名硕士组成的优秀的科研团队。多年来,在广大科研人员的齐心协力下,鲁南制药在科研创新上也取得了累累硕果:完成了国家863计划和国家重大科研专项课题100余项,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6项、省科技进步奖和技术发明奖20项,获得授权专利数量居国内医药企业第二位,整体科技创新实力在全国同行业名列前茅。

  赵总生前审批的最后一个项目,是投资高达2亿元的重组甘精胰岛素项目。赵总生前对这个项目非常重视,他曾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这个项目是公司第一个生物制品,它承载了我们鲁南的梦想和希望!无论投入多大,无论需要多长时间,我都会全力以赴地支持你们!好好干吧,相信你们,期待着你们的好消息!”

  赵总的话语时刻激励着我们。记得有一段时间,项目遇到瓶颈,很长时间没有突破。在向赵总汇报时,我很沮丧。他却哈哈一笑,说:“搞科研嘛,就是要有打持久战的准备!这样吧,给你一个月的假期,好好放松放松……”以前,赵总经常给我打电话询问项目进展,但在我休假的那段时间里,却没给我打过一个电话——赵总是何等的用心良苦啊!在旅行的途中,我并没有停止对项目的思索,耳边经常响起赵总和我说过的话:“我相信,你能行!”经过认真梳理,我终于理清了头绪,思路也豁然开朗!后来,当赵总得知问题已经解决,他笑了,笑得那么开心……

  然而,就在赵总去世后的一个月,国家财政部公布了2014年国家12个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专项资助名单,鲁南制药的重组甘精胰岛素项目名列其中!获知这个消息时,我禁不住潸然泪下!赵总,我多想把这个喜讯告诉您啊!这个项目,您等了十年,盼了十年!可为什么没能再多等一个月?我似乎明白了,一次在汇报项目进度时,赵总一直在重复这样一句话:“要是能再快一些,就好了……”直到在赵总的追悼会上得知他罹患癌症已经十二年,我才理解:赵总自知病情严重,他多么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这个项目开花结果!事后,我常想:假如这十年来我再努力一些,假如休假的那一个月我能坚守在实验室,赵总是否就不会带着深深的遗憾而去呢……

  如今,每天经过办公楼的时候,我都习惯性地向大门方向看上几眼,我多么希望能看到那个高大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中,多么希望赵总伴着爽朗的笑声、大步流星地向我走来……然而,我知道这永远都不可能了!

  在未来的某一天里,我会带着孩子,在温凉河畔,在科研楼前,给他讲妈妈在这里的工作和生活,告诉他:曾经有一个人,用生命之光,照亮了我们的人生,照亮了我们幸福的生活!

  鲁南制药集团科研部 赵丽丽

编辑:扬清 来源:琅琊新闻网

手机版 | 电脑版 | 客户端
琅琊新闻网 www.lang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