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追逐梦想 (鲁南制药集团副总经理 张则平)

琅琊新闻网

  我和赵志全一起共事了32年,见证了他艰苦创业的历程,也见证了鲁南制药的三次大跨越、大发展。

  第一次跨越,是在1987年。那一年,30岁的赵志全承包郯南制药厂,成为沂蒙老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鲁南制药的前身,是郯南制药厂。1987年,为了推进承包责任制改革,临沂行署把郯南制药厂列为首家承包试点企业。当时药厂年产值才一百多万元,利润几乎为零。可赵志全提出的承包方案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用4年时间,实现年产值1000万元、利润120万元”。竞标现场顿时炸了锅,我们都很担心,可赵志全二话不说,就在承包书上签了字。

  这就是赵总的性格,只要看准的事情,绝不拖泥带水。可承包后困难重重,当时生产原料仅能维持三天,流动资金一分也没有。怎么办?赵总一家一家地找银行贷款,但银行一听说是郯南制药厂,都一口回绝了。后来赵总七拼八凑,求亲告友,终于凑了3.8万元。就靠这仅有的3.8万元,赵总开始了艰难的创业之路。

  药厂要发展,首先要改变落后的企业制度,而改革必然触及一些人的利益。有些人不断写匿名信,诬告药厂造假。当时十几个部门组成了100多人的联合调查组,住进了我们这个不足200人的小厂。

  那些天,我们都为他担心,可赵总每天照常上班,谈笑风生,他说:“清者自清,查查也好,查清楚了,给一个说法,我就可以安心做事了。”调查证明,赵总是清白的。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迎来了鲁南制药的第一次大翻身。1990年,我们与山东中医学院共同开发出国家级新药——银黄口服液。光有新产品是不够的,必须要尽快打开市场。于是,赵总拿着厂里仅有的3万块钱,去南京召开新产品推广会。当时的3万块钱,够全厂职工发一个月的工资了,很多人不理解。他耐心给大家解释:“企业要发展,必须走出去!我们要跨过长江去、占领全中国,以后还要走向全世界!只有破釜沉舟、背水一战,鲁南制药才能迎来更加美好的明天!”

  推广会取得了巨大成功,银黄口服液一炮走红,当年产值就达到了1000多万元,赵总提前一年超额完成了第一个承包期的目标。鲁南制药闯过了第一个生死关。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说过,现代企业家要有“敢为天下先,爱拼才会赢”的闯劲。赵总身上就有这么一股劲,他敢拼,敢想,敢干,而且看得远。这让我们看到了鲁南制药的希望。

  第二次跨越,是在1996年。当年,受国家宏观经济调控影响,银行紧缩银根,资金短缺,市场萎缩,鲁南制药再次面临生死存亡的严峻考验。面对困难,赵总首先表态:“我每月只领200块钱生活费,年底前扭转不了局面,我就自动辞职!”然后,他发出了“决战96”的号令。

  决战打响后,赵总马不停蹄,奔波于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他在那辆桑塔纳里,装上一大包煎饼和大葱,夜里赶路,白天工作,饿了就在车上啃几口;两个司机轮流驾驶,累了就在公路边儿歇一会。最紧张的时候,他九天跑遍了东北三省的十八个城市。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1996年11月下旬,赵总在长沙忙到凌晨三点,又连夜冒雨赶往合肥。几天几夜没睡个囫囵觉,他极度疲劳,在合肥宾馆下楼时,摔倒在楼梯上,当时就休克了。醒来后他坚持开会,还一个劲地说没事,第二天早上,腿肿得老粗,下不了床。医生一检查,说腿部严重骨折,必须立即住院治疗。他却坚持简单处理,打上石膏,拄着双拐,又回到工作岗位。

  那时候,“96决战”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赵总腿伤未愈,他坚持让人背着上飞机,抬着上汽车,奔波在市场一线。后来,他觉得打着石膏太不方便,也怕影响大家的情绪,就让医生拆掉石膏。医生检查后直摇头,“现在拆掉石膏,你的腿可能就废了。”赵总却一再坚持,医生没办法,只能一点点敲掉石膏,结果第二天,他的腿又肿得像碗口一样粗了。

  正是靠着这种“拼命三郎”的精神,“96决战”取得了决定性胜利。通过“96决战”,鲁南制药培养了一支高度团结、善打硬仗、能打胜仗的队伍,培育了“不怕困难,挑战困难,战胜困难”的企业精神。

  第三次跨越,是在2002年。当时鲁南制药已经发展成为中西药兼产、国内著名的企业。当所有人都认为该松口气时,赵总却决定:投资100亿元,进军生物制药领域,建设国内领先、世界一流的新时代药业。

  2002年,新时代药业在费县开工建设。赵总说,这是鲁南制药的又一次创业。企业要腾飞,就要不断创新!我们要为振兴民族医药多做一些事情!

  经过多年建设,新时代药业与国际全面接轨,近30个品种远销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为鲁南制药百年基业奠定坚实的基础。

  产品质量是企业的生命,赵总曾不止一次地说过:“鲁南作为有责任心的企业,必须牢固树立质量意识、品牌意识,创建百年企业!”拿银黄口服液来说,生产原料主要是金银花和黄芩,前几年,金银花的价格疯涨十几倍,可银黄口服液的价格还是跟以前一样。有人对赵总说,把金银花改成山银花吧,价格便宜。可赵总不同意,他说即使赔钱,也要选用地道药材,在质量上不能有半点含糊。

  鲁南制药有一个长期亏损的产品——“脉络舒通”。脉络舒通是治疗脉管炎的特效药,它的主要成分是水蛭和蜈蚣。由于水蛭、蜈蚣价格猛增,导致成本严重倒挂。仅2013年到2015年,这个产品就亏损了1.5亿元。赵总说:“只要患者需要,咱们赔钱也要生产。我们有很多赚钱的产品,补上就是了!患者认可,就是对企业的最高褒奖。”

  上世纪90年代,德国有一种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特效药——异乐定,在中国市场上非常畅销,占到80%以上的份额。异乐定效果好,可是太贵,一盒将近200元,大部分患者吃不起。当时虽然公司资金紧张,可赵总硬是靠借钱,投巨资开发出同类新药——鲁南欣康。欣康研制成功后,一盒只卖50块钱。经过几年市场竞争,异乐定退出中国市场,鲁南制药用实际行动造福了国内患者。

  做放心药、良心药,振兴民族医药,是赵总的梦想,也是鲁南制药所有员工的梦想。正是因为有了这个梦想,赵总信念坚定,百折不回。

  2014年11月14日深夜,赵总猝然倒在了办公桌前。

  直到追悼会上,我才知道,原来赵总早在2002年,就已患上胸腺癌晚期——这12年,是赵总与病魔顽强抗争的12年,也是鲁南制药快速发展的12年,可他一直隐瞒着自己的病情,连我们这些老兄弟都不知道。他始终笑声爽朗地面对着我们,面对着鲁南,面对着命运。

  那一刻,我的心痛得厉害!志全啊,我的老兄弟,我们一起奋斗了这么多年,鲁南制药越来越好,可是你却永远离开了我们……

  赵总淡泊名利,廉洁自律,把一生都奉献给了他挚爱的鲁南制药。他常说:“员工满意了,我就满意了;员工幸福了,我就幸福了。”

  赵总去世后,按照他的遗嘱,他的骨灰埋葬在新时代药业的玉带山上。他将永远看着这片他用心血浇灌的制药园区,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我们将在赵志全精神的激励和鼓舞下,团结一心、奋力前行,为振兴民族医药、造福百姓苍生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鲁南制药集团副总经理 张则平

编辑:扬清 来源:琅琊新闻网

手机版 | 电脑版 | 客户端
琅琊新闻网 www.lang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