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河|赶山赶山 一赶六天

   发布时间: 2021-12-07 15:05:00
 

 

  

   

  山东沂水许多乡镇驻地的大集都有山会。每个山会都有固定的日期,而且一般是六天时间,但许家湖镇十里堡村的山会是两个集空。山会的第一天叫“头山”,最后一天叫“末山”,当中叫“破集子”。头山和末山人最多。

  “十月山,没好天。”从前每年到沂水城里逢山会的时候,天气往往多变,不是阴霾狂风就是雨雪冰冻。但这个说法也似乎是老黄历了,因为好些年不应验这种说法了。

  从前的交通工具连自行车都少有,赶山全凭着“11”号,揣着手、夹着包、戴着大黄棉帽子,穿着靰鞡趿拉趿拉地走,踩着冻得紫青的麦苗,走得耳朵尖子通红,鼻子头上冒汗,赶山要紧的就是这“赶”的感觉啊。

  每逢山会都有许多外地的赶来,比如安徽的马戏团、河南耍猴的、内蒙古卖羊肉串的、东北卖皮衣皮帽子的……都要提前来扎棚子打场子。猴子羁在入场门口,转着黄眼蛋子嘀哩咕噜地看人,猩红的屁股和手爪一个劲儿地不老实;老虎、狗熊,还有狮子,有时瓮声瓮气嚎几声,但大多时候比较安静,或者像猫一样躺着,或者来回踱步,在笼子里晃来晃去。卖串的把八带鱼带着冰碴码垛在帆布篷子后面,一只羸瘦的黄狗就窝在橘红色的鸡脯肉包装箱上面睡觉。大桥上还有从郯城赶来的卖“燕(鸟)车”的、卖棒棒鼓(木旋玩具)的,从西乡北乡里赶来卖芝麻糖、欢喜团的……

  山会不外乎两个功能:一是起个远近物资相互流通的作用;二是能赶个闲集随便逛游。现在物资交流便利的程度可谓朝发夕至,因此那些逐利来往的商贾们越来越少在山会上开市了,山会的场地也随之大幅度缩水。山会上那摩肩接踵、人山人海、人欢马叫的热闹、兴盛、繁荣的景象也日渐式微。

  记得小时候赶姚店子山会,不亚于过年狂欢的一次彩排。一大早和二舅用包袱裹了几个地瓜煎饼,夹在胳肢窝里,踩着靰鞡上会上走。挤着挤着就到了姚店子河了,河上有座凹背桥,两头高,中间低,像张弯弓。靠着北边的桥栏杆,就是卖狗肉的,拿黑陶瓦盆子盛着,狗锨板子骨的铲子杵在莛子盖顶下,后面站着黑瘦的老汉摊主。大家围着瞅瓦盆里的狗肉,狗肉撕得稀烂。展开夹在胳肢窝里的包袱,地瓜皮子煎饼还带着暖暖的体温。老汉端煎饼、操骨铲,撅一铲再抿到煎饼里,再在煎饼的头尾各抹一下,撒上细切的葱丝子、卷起来递上,在大家艳羡的目光中“咯吱”咬上一大口,那个滋味至今难以忘怀。

  前几天十里堡的城南山会上,最大的耍场子除了套圈的,就是小孩玩的淘气堡、小火车、蹦床,在家长的陪护下,一众孩童玩得不亦乐乎,有的小朋友还戴着奥特曼的面具穿来钻去。而三四十年前赶山的娱乐活动除了看录像,还有看耍把戏的。

  把戏摊子支在河滩里,当中是蒙古包的顶子,周围是网兜绳圈起来的围挡。买了票的一股烟跑进去,没买票的在外面踅摸,瞅着哪一处围挡有空隙可钻就一下子涌进去,哗啦一声围满栏杆。看场子的小哥急吼吼的,挨着要钱,有浑水摸鱼的就翻白眼:谁没给你钱?反正那个时候光收钱不发票,没有证据。小哥没辙了,还得表演,空中飞人、狗熊滚球、猴子骑山羊……都得演,不演不行,感觉看戏的那亢奋激动的劲头儿,伺候不好能砸场子。

  姚店子山会十几年赶不起来了,没人!勉强维持下来的,也就是在朱家庄的城里山会、高桥山会、城南山会和诸葛山会等几个。诸葛山会上扎棚驻留的外地摊子也很少了,唯一不缺的就是馋老锅子。每年逢山会,白天捞不着去的时候,就在晚上和几个朋友一起去,在玉米秸帐子下吃一顿萝卜丸子炖豆腐、白切猪下水,醺醺地回来,权当弥补了缺憾。

  □闫方勇

来源:临报融媒  编辑:李亭